将癌症变成慢性病是未来医疗发展的目标

发布日期:2017-11-11

虽然,目前还没有一个比较经济的分类,但是随着现代技术的发展,这种困境将会得到改善。可见ms基因的突变分析,是在实体肿瘤的分子诊断分析中最突出的检测之一。单克隆抗体治疗,如西妥昔单抗可以通过靶向结合EGFR的胞外结构区域,竞争性地抑制其配体与受体的结合。然而,相当一部分的EGFR阳性的结直肠癌(CRCs),仍然对这种治疗产生耐药。引起耐药的一个原因是30%~40%的CRC中癌基因OMS存在突变,其突变激活了EGFR通路的下游信号。IV期的CRC患者接受抗EGFR治疗的总体获益并不明显;但是当患者以基因突变状态进行分层后,幻MS野生型的患者,总生存和无进展生存率显著提高55%。

美国看病找爱诺美康,沿MS突变分析,为个体化医疗的两个关键问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即分子检测最好的技术平台,为治疗提供指导的生物标志物。大量的技术可用于KRAS和上述变异的检测,包括Sanger测序、焦磷酸测序、等位基因特异性实时聚合酶链反应(PCR)、特异性探针PCR后的解链曲线分析、锁核酸PCR等。


这些实验室方法,通常发表在单一检测性的研究(或仅做了小的比较性分析)。在一般情况下,需要综合性、多中心、多技术的研究,对单一组临床样品进行同步检测,才能确定单个分子检测方法的可靠性。就我们所知,Whitehall等首次使用相同的临床样本,评估了不同的方法对KRAS多个突变位点的检测一致性。虽然不同方法得到了很好的一致性,但仍不是全部,由此给个体化医疗的验证试验,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什么样的技术方法才能被纳人到常规的分子诊断医疗中?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检测敏感性的提高,可以加强个体化医疗的预测性价值。

一个生物标志物什么时候可以进入临床应用,是个体化医疗有待解决的另一个关键问题。解决方案以西妥昔单抗KRAS作为范例。2008年,Di Nicolantoni等研究提示需要进行BRAF突变分析,来区分可能会对西妥昔单抗有效的KRAS野生型患者。这一发现是合乎逻辑:只有一部分KRAS野生型的CRC患者,对西妥昔单抗有效。理论上其同一通路的下游分子(BRAF、MEK、ERK、MAPK)突变也可以发挥作用。但是,随后的研究发现了矛盾性结果,BRAF突变并不能作为西妥昔单抗的生物标志物。未来还需要多国家、多中心的研究对生物标志物分析的成本效益,进行评估和验证。

美国看病找爱诺美康,总生存和肿瘤复发,应运而生的个体化医疗,经西妥昔单抗治疗的患者,的总生存率高于与经最佳支持性治疗的患者总生存率,总生存率分别为6.1个月和4.6个月。HER2过表达的转移性乳腺 癌患者,曲妥珠单抗治疗组和非治疗组的中位生存时间,分别为25.1个月和20.3个月,胃癌患者曲妥珠单抗治疗组,和非治疗组的中位生存时间分别为13.8个月与11.1个月。

IPASS试验结果表明:吉非替尼治疗在无进展生存期(PFS),存在明显优势,但在总生存方面没有明显优势(生存曲线出现交叉)。伊马替尼和舒尼替尼,可以使胃肠道间质瘤患者的生存时间延长许多倍,但治疗失败和肿瘤进展的结果,似乎仍然是不可避免。这成为临床一个悬而未决的难题。当我们谈到个体化医疗,就会涉及两个矛盾性观点。在一方面,我们正在努力延长患者的生命。另一方面,这种生命延长是非常有限的,在大多数情况下,尚远离治愈目标。美国看病找爱诺美康,面对肿瘤的耐药和克服耐药,通过一系列的检测和治疗,将癌症转变成一种慢性疾病,是未来个体化医疗发展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