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宣传的靶向药优势 真的适合你吗?

发布日期:2017-04-24

“2016年中国出国看病总人数多达5000人,70%以上属于癌症等重大疾病。”专注重大疾病的服务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据统计,由于人数逐年递增,未来十年行业产值将有望突破1000亿美元。巨大的发展潜力让越来越多的资本涌入了这个新兴市场,而资本的“逐利性”让部分机构进行夸大宣传甚至是虚假宣传,蒙蔽患者,以追求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大的利润。

新型特效药与治疗手段临床应用的时间差是针对患者宣传的主要手段,因此想要出国看病的患者往往会抱着比较高的期望,一部分肿瘤晚期患者甚至把其当成自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因此很多中介机构把国外先进的治疗手段和新型靶向药做为宣传点忽悠患者尽早出国。可是纵然有上百种新型靶向药,又有几种是适合你的呢?


我们知道,一些肺癌靶向药适合EGFR基因突变的患者,例如易瑞沙、特罗凯和凯美纳等,并且这些第一代EGFR靶向药在使用一年后基本上都会产生耐药性。此外还有今年3月24日在中国上市的第三代靶向药奥西替尼,副作用低,并且耐药性强,但是必须注意,奥西替尼只适合EGFR T190M突变的肺癌患者!所以癌症靶向药物多并不是其决定性因素。


闫先生2012年被诊断为肺癌,在上海的医院接受了下肺切除手术,但出现脏层胸膜广泛转移,随后进行了四次化疗。2014年复查时,左侧锁骨上淋巴结肿大,基因检测显示EGFR+,并开始口服靶向药特罗凯150mg/天。本以为服用靶向药就可以控制肿瘤,但不幸的,2015年6月复查时发现淋巴结增大,并且新增了肺内、骨转移灶,靶向药特罗凯宣告失守。

“美国有上百种新型的靶向药,国内都没有上市,出国看病就能够服用靶向药,并且副作用还很低。”这是北京一家机构给闫先生的“就医建议”。国内前期治疗失败,闫先生开始考虑出国,而在咨询了北京的一家服务机构之后,他们第一时间就开始“推销”美国的靶向药。闫先生在经历过几次的治疗之后,对治疗方案比较熟悉,没有不经检测就可以使用靶向药的药物。因此这家公司第一时间就被闫先生拒绝。

联系到深圳爱诺美康的陈浩凡博士时,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而陈博士认为,目前的闫先生的情况复杂,如果出国看病也需要重新进行基因检测和病理诊断,才能确定是否适合靶向药物,这种中肯的建议打动了患者。

果不其然,闫先生到美国后,在美国医院进行了穿刺和基因检测,并没有发现基因突变闫先生不能使用靶向药。在经过主治医生和医院内其他的肺癌专家讨论之后,医院提供了卡铂和培美曲塞的化疗方案。经过5个月的治疗,目前闫先生的肺内病灶完全消除,淋巴结、骨肿瘤缩小40%以上,只需要回国进行巩固治疗就可以了。

专注重大疾病的服务机构爱诺美康指出,目前国内的癌症靶向药已经在提高审批速度,国内患者可以使用的靶向药也会越来越多。即便国内外的医疗服务水平仍然存在差距,但是服务机构不应该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来欺骗患者,耽误患者的治疗时机。而患者在选择出国看病服务机构时,也应该冷静分析,多对比参考,一味逐利而不考虑患者病情的机构是绝对不值得信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