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就医同步驱散了患者的癌症与抑郁

发布日期:2017-04-20

癌症与抑郁症,这世间两种可怕的疾病我都得了一遍……情绪好的时候我会打趣地朋友们开玩笑:你们不要发愁了,你们还有谁会比我惨,死神从肉体和精神上都要折磨我啊!专注重大疾病的服务机构爱诺美康介绍了一例患有抑郁症患者出国就医的经过,希望对类似的患者有所帮助。

说实在的,我认为这两种病是有关联的。自打青年时期就开始折磨我的疾病,甚至是说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了!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爆发抑郁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就像是舞台剧谢幕了,所有的灯光一点点地变得昏暗,最后那一束也熄灭了,一切都暗了下来……

可能就是因为自己的抑郁,使得我遇事总是喜欢钻牛角尖,对于很多没有发生的事情,我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忧患感!长期的焦虑和悲观的情绪笼罩之下,我的身体也出现了很多的问题。首先睡眠不好就是一个让我非常痛苦的事情,在我看来能够睡一整晚的好觉简直就是极大的奖赏。后来的事情变得愈发的糟糕,除了睡眠不好之外,我还患上了严重的头疼,有的时候钻心的疼痛甚至能让我想到死亡!

我一直以为自己的头疼就是因为长期服用抗抑郁药物的副作用,不成想这样撕裂般的疼痛也是癌症的警报。去年,一张疾病诊断报告终结了我所有的幻想,我以为自己还是“健康人,只是精神出了点问题”的幻想。在很多个对抗抑郁的夜晚,我都是用红酒和爵士乐来让我度过黑暗的。但一纸脑瘤的诊断书夺去了我最后的一点寄托!生活之于我,已然毫无意义。

2016年8月对于我来说,是特别的。我结识了一位做医疗投资的人士,他跟我说让我出国就医看看,没有一百分的把握,但是至少不会比现在差。我最后决定出国完全就是冲着散心去的,我那时觉得反正也是活不久,趁着还能走,去看看风景开心点总是好的,出去走走对我的抑郁症是有用的。

那位做医疗投资的老板自己本身就是出国就医的患者,他做医疗行业的初衷也是为了能够帮助到在国内求医无望的人。我特意早早到了美国,给自己安排了一些观光行程,在去大峡谷的途中我接到了医生预约成功的电话,是我在国内挑选的美国专家。

之后两天,我见到了我的主治医生,是一位年近中旬的白人医生,态度很好,没有让我感受到任何压力。跟医生足足聊了有两个小时,几乎是从自己的青少年时期一直聊到了自己的中年。包括自己的抑郁症都跟医生聊了很多。医生说,目前先用放疗进行治疗,等肿瘤缩小一些之后在进行手术,这样我的身体也不会承担太多的压力。我不用住在医院的病房中,只需要按时到医院接受放疗就好。

在美国治疗期间,我的精神压力也小了很多,主要是因为美国的肿瘤医院总体的环境不会让人感到抑郁,整个医院修建地宽敞明亮,像是一个酒店,这样的环境跟国内的一样大不一样,使得患者很容易就能放松下来。两个月的治疗很快就过去了,医生按照原计划给我实施了手术。手术很成功,术后不到一周我就出院了,恢复也不错,根据医生的治疗方案,后续的治疗我可以回国进行了。

目前,我的身体状况很不错,并且我得到了一个意外惊喜——这次国外之行治好了我的抑郁,从回国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一年了,这一年期间,我的情绪十分稳定,没有很大的起伏,基本上跟正常人的情绪变化无差异。我想,也许是因为我经历了生死,反而彻底顿悟了“活在当下”的意义罢。

对于癌细胞还会不会卷土重来这件事情,我没有十足的把握,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我就要重新去面对我体内的癌细胞,并不是不可怕,只是我已经获得了更多的勇气。在面对重疾的时刻,我可以不仅仅依赖国内医疗,还可以选择出国就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