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就医 冬天没有冰冻我最后的希望

发布日期:2017-02-15

这个冬天的北国也是出奇的冷,不知道是自我生病之后身体的御寒能力愈发变弱,还是因为我内心丧失了斗志,认命的结果。随着年龄的增长,觉得自己的抵抗力和身体素质一直在下降,但就是没往疾病方面想,一周一次的有氧运动,隔三差五的徒步运动让我坚信自己是不会被一些可怕的疾病找上门的,但是殊不知有些疾病并不会因为你拥有良好的作息就不会来找你。

就像是很多医生在诊断我的病情的时,无奈之下说的一句话:有的时候,得这个病还真的就是因为运气不好。“运气不好…….”

从以前读书的时候,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考到省重点,再一路斩杀迎来高考中的,成为那个年代的“天之骄子”,再到后来的创业,经历万难之后换来了如今家人和自己安稳的生活,在我之前几十载的生命里根本就没有“认命”这两个字。

但是这次病痛的经历让我彻底屈服在了命运的脚下。这种“认命”源自于我的病,胃癌。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就只是一个可怕疾病的代名词,但是对于我来说就是真真切切地痛楚。两次胃镜活检,每一次都是痛苦的煎熬。五次化疗,频繁的呕吐,严重的头晕,乏力,掉发,暴瘦。这些治疗几乎消磨掉了我所有的锐气,变得没有任何斗志和激情,开始质疑人生,质疑之前自己信奉的一切,甚至开始迷信“神药”。

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这场可怕的疾病,我在去年秋天的时候就跟家人表露出了我想放弃治疗的想法,平静的过完最后的日子。这样的想法当然不被家人接受,女儿甚至辞掉了工作全天二十四小时陪在我身边,为此她错过了去美国工作的机会,女儿说“工作什么时候都还可以再找,但是父亲只有一个。”感动之余,也是深深地愧疚,本来作为一个父亲在女儿最美好光辉的二十几岁时应该去见证她的绽放:婚姻、生子、走向人生的高地……

可是如今的女儿只是整日整夜地守在我的病榻之前,我的疾病犹如恶魔一般纠缠着我们一家人的命运。我很痛苦,痛苦到绝望!希望有什么能够尽快地将这一切都终结掉。

去年年末的时候,因为一个偶然的契机,我了解到了出国就医,就如留学中介机构一般,这些服务机构是将国内治疗无望的患者送到美国接受治疗的。

我对这样的事情通常都是选择质疑。但是女儿却很赞成尝试,对于美国的医疗技术我是知道的,比我呆在国内治疗多了很多可能性,但是过程是很繁琐复杂的,如何能够选定一家靠谱的中介机构帮助我们顺利出国就医?

做决定的时候已临近年关,今年过年比较早,是在一月份,这期间也是北国最冷的季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的原因,我对这件事情有些抵触提不起兴趣。倒是女儿,她接连跑遍了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前往比较有名的几家服务机构考察。对于选择上我们只看重“是否靠谱”这一条,没有其他。

考察之后女儿跟我说她决定选择深圳,因为他们没有承诺任何“假大空”的东西,如果是想要我们倾尽最后一点希望去相信一个机构,那我们就是需要那些真实的东西,而不是那些口头上的承诺。对于这点,爱诺美康让我们满意,他们不惧怕将客观真相如实告诉我们。

我们决定过完年就前往美国,这个决定也使得该机构的工作人员在春节期间不能休息,加班加点地为我工作,这点着实让我感动。年前我跟该机构的负责人见了一面,之后就进入春节假期了,但该机构的人员一直保持着工作状态跟美国院方进行沟通和协商,也跟我保持着高密度地沟通。高效率地将我的病历、病理报告等一切材料翻译好,并在此期间帮助我们联系美国那边的住宿等问题,订机票酒店,安排陪同翻译。

到了国内春节期间的年初二美国院方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但是国内银行已经放假了,该机构的工作人员又跟美国院方多次沟通协商付款的各项事宜,最终成功解决并帮助我们申请减免了部分费用。为了缩短赴美之后的检查时间,该机构的医生建议我在国内进行了PET-CT的检查,初十我跟家人以及该机构的陪同翻译顺利踏上了赴美之行。

从开始着手准备到启程前后共用了不到两周,即使是在春节这样举家团聚的日子里,他们毅然牺牲了宝贵的休息时间为我工作,对这样的态度让我深受感动,并且也给了我力量:再次燃起了对于生命的信仰。他们说:“面对患者的生命,确实是需要这样争分夺秒的,没有任何借口,这是使命与责任。”

出国就医我会全力以赴,我要把好消息带回国!这个冬天的大雪并没有冰冻我最后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