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医疗:新化合物让抗癌出现转折点?

发布日期:2016-11-04

医学界包括海外医疗领域,一直都在寻觅一种可有效扼杀肿瘤细胞的通用药物/方法。所谓通用,是指这种药物或疗法“一夫当关”,便能对付几乎所有类型的癌症。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然而,与癌症厮杀如此之久、已疲惫不堪的人类,真的有望看到这一天吗?

现在,这一理想目标似乎指日可待。据英国《自然》杂志最新报道,一组国际研究人员不久前开发了一种新的化合物,能有效地抑制实验室中多种类型癌症模型的生长,数量达所有已知癌症类型的四分之一。这一发现有可能预示着人类抗癌已经出现了转折点。

癌症,有可能被消除吗?

癌细胞像地球最早期生物一样古老,它很可能从未被彻底消除过。德国基尔大学研究人员发表在2014年《自然·通讯》上的一项研究认为,癌细胞具有较深的进化根源,人体内任何重要的细胞都有可能发生癌变。数亿年前,类似珊瑚的微型水螅体内就存在癌细胞,暗示癌症已是人类进化固有的一部分。海外医疗科学家据此认为,人类与癌症的战争不会胜利。这一结论带来的不仅有痛苦,还有绝望。难道未来人们一旦罹患癌症仍将难以治愈和康复?即便科学发现迭出、技术手段延伸,人们还是对病魔掌控下的命运无能为力吗?

S63845,一箭多雕的小分子

一个小分子的出现,可能有望扭转这一局面。海外医疗机构爱诺美康了解到:总部设在法国的国际制药集团施维雅旗下研究所联合其他机构,开发出一种新型化合物,能够有效阻断一种关键蛋白,而这个蛋白对多达四分之一种癌细胞的持续生长必不可少。该化合物被命名为S63845,能够靶向作用BCL2家族蛋白MCL1。该蛋白对癌细胞来说非常关键—它是一种促生存蛋白,能够让癌细胞逃过程序性细胞死亡过程。因此,很多类型的癌症都依赖于MCL1,“造访”不到MCL1,癌细胞就会死亡。

海外医疗行业获悉,据澳洲科技新闻网称,团队中来自澳大利亚沃尔特与伊丽莎-霍尔研究所的人员,在多种癌症模型中进行了广泛研究。他们针对血液肿瘤的研究表明,25个多发性骨髓瘤品系中,新化合物对其中的23个都能起到杀灭抑制作用;11个淋巴瘤和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品系中,有8个被抑制;另还有25个患者来源的急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肿瘤细胞、7个c-myc布氏淋巴瘤品系和8个急性粒细胞白血病品系,S63845全部展现出杀灭效果。

此外,在针对实体肿瘤的测试中,只要与相应特效药物联合使用,S63845同样表现出色。这意味着,当我们谈及“通用”型抗癌药物时,已不再是痴人说梦。

新疗法,抗癌路上曙光初现

以往,放疗和化疗是对抗癌细胞的有效方法,可以降低癌症患者死亡率。但这些技术通常会“连累”健康细胞,引起身体极度衰弱等副作用。而S63845不仅可以切断癌症的生命支持系统,还能在一定剂量下为正常细胞所耐受,表现出良好的发展前景。

尽管S63845靶向的蛋白MCL1在恶性肿瘤细胞生存过程中起关键作用,但对人体基本功能,如造血功能也至关重要。因此,不能完全遏制蛋白质的活性,否则人体会面临死亡。任何形式的遏制都必须把握好这个狭窄的治疗窗口,而S63845就能在这个治疗窗口内工作—针对实验鼠的研究显示,其没有损害造血功能。

研究团队表示,这让蛋白质MCL1走入科学家眼帘。海外医疗机构介绍到:一直以来,靶向这种蛋白质的小分子在临床测试上极具挑战性,但S63845的出现首次提供了确凿证据,表明抑制MCL1蛋白在多种类型的癌症中均有效。更重要的是,现在研究人员可将其用于治疗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淋巴瘤和多发性骨髓瘤等血液型癌症,以及黑色素瘤、肺癌和乳腺癌这类实体癌上。

它将极大地助力人们开发出杀灭癌细胞的新手段。这或许意味着,在攻克癌症这条艰难而漫长的道路上,已经出现了人类期盼已久的第一缕曙光。关键词:海外医疗,海外医疗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