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医疗使用帕母单抗加化疗可延长NSCLC患者无病生存

发布日期:2016-10-23

帕母单抗是一类免疫治疗抗癌药,属于检查点抑制剂。肿瘤通过刺激免疫系统的抑制受体改变原有免疫反应,进行免疫逃逸,帕母单抗通过靶向逆转肿瘤免疫微环境,增强内源性抗肿瘤免疫效应。

海外医疗领导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Abramson癌症中心胸部肿瘤科主任,首席研究员Corey Langer博士说:“帕母单抗可使可有效帮助衰竭T 细胞完成抗肿瘤免疫应答,促进杀伤肿瘤细胞。”在Keynote-021 II期临床研究中,研究者随机将123个IIIB/IV 期,化疗初治,非鳞状NSCLC的病人两种分为两组,给药方案是:卡铂和培美曲塞500 mg/m^2 (q3w)治疗4个周期 +/-帕母单抗200 mg (q3w)治疗24个月。

经过10.6个月中位随访时间,研究者在帕母单抗+化疗组观察到明显较单纯单纯化疗组更好的ORR(55% vs. 29%, P = 0.0016)。即便是没有通过免疫组化检测肿瘤组织PD-L1的表达水平,研究者甚至在帕母单抗+化疗组观察到PD-L1表达水平约为80%可获得比PD-L1表达水平大约大于或等于50%更高的反应率。

海外医疗领导机构爱诺美康了解到:据初步数据显示,帕母单抗+化疗组的参与病人获得了更好的无疾病进展生存期(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为 13.0 months vs. 8.9 months),尽管两组的总生存时间相似(6个月的生存率为92%)。

在安全性方面,帕母单抗+化疗组较单纯化疗组的3级或4级别的不良事件发生率更高(39% vs. 26%),但是这并不影响治疗中断率(单纯化疗组的治疗中断率为10%,帕母单抗+化疗组的治疗中断率为13%)和治疗相关的死亡率。帕母单抗+化疗组的最常见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是疲劳和恶心,单纯化疗组的最常见不良事件为贫血。海外医疗领导机构爱诺美康接着介绍,“这是第一个评估将靶向PD1的单克隆抗体+标准化疗方案治疗进展性,初治性非鳞状NSCLC效果的随机II期临床试验。”,Langer博士说,“假如这些获益可在接下来的III期临床试验中得到确认,那么可彻底改变进展性NSCLC的治疗模式”。

针对这项研究,英国曼彻斯特市克里斯蒂医院和南曼彻斯特大学医院肿瘤科高级顾问医师Raffaele Califano博士说,“帕母单抗+化疗组病人的数据令人鼓舞,让人欣慰的是帕母单抗+一线化疗可以很好的管控毒副作用,且并不增加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或死亡”。

Raffaele Califano博士说:“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以往研究数据,标准治疗组的PFS比期望值更高,几乎高于以往数据的两倍,这可能是由于病人的筛选或或含有其他临床/分子特征的病人入组该研究。”为了制定这项治疗策略应用于临床,需要设计一个相似设计的III期随机试验以进一步研究这些结果。III期试验主要关注在PFS和稳健的评估患者报道的结果。

卡铂与培美曲赛+/-帕母单抗一线治疗进展性NSCLC的II期随机性临床研究:KEYNOTE-021 G组研究

海外医疗领导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其背景:

帕母单抗单克隆治疗显示出对PD-L1阳性的进展性NSCLC抗肿瘤活性。KEYNOTE-021 (NCT02039674) G 组研究是多中心,开放的1/2临床试验,评估帕母单抗+卡铂和培美曲塞(CP)vs.CP单独作为一线治疗进展性非鳞性NSCLC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海外医疗领导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其方法:

入组病人标准为IIIB/IV期,化疗初治,非鳞性NSCLC,ECOG评分0-1分,无EGFR突变或ALK重排。入组病人随机分为两组,分别接收4个周期的卡铂AUC 5 和培美曲塞500 mg/m^2 Q3W+/-帕母单抗200 mg (q3w)治疗24个月。紧接着两组均由培美曲赛维持治疗。随机的将PD-L1表达比例得分score ≥1% vs <1%对病人进行分层,入组的病人接受卡铂和培美曲塞治疗后出现影像学进展,穿插使用帕母单抗。第一终点事件为ORR,第二终点事件为PFS。采用实体肿瘤的疗效评价标准 1.1 版,双盲,独立评价疗效。单边优势阈值为α = 0.025。

海外医疗领导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其结果:

一共入组123个病人:60个在帕母单抗+卡铂和培美曲塞组,63个分到卡铂和培美曲塞组。人口特征比例在两组中基本平衡。直到2016年8月8日,中位随访时间为10.6个月(range, 0.8-19.3);帕母单抗+卡铂和培美曲塞组的中位暴露时间为8.0个月,卡铂和培美曲塞组的中位暴露时间为4.9个月。在卡铂和培美曲塞组中,43个病人中断治疗,32位患者接受了后续抗PD 1治疗,其中20位患者为cross over,另外20位患者为退出研究后接受PD 1治疗。帕母单抗+卡铂和培美曲塞组获得显著提高的ORR (55% vs 29%; P = 0.0016) and PFS (HR 0.53, 95% CI 0.31-0.91, P = 0.0102; median 13.0 vs 8.9 mo). 两组的总生存时间相似,6个月的生存率为92%。除去调整暴露时间,帕母单抗+卡铂和培美曲塞组vs. 卡铂和培美曲塞组的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中断率(10% vs 13%),≥3级不良事件率(39% vs 26%),治疗相关的死亡率为2% (脓毒病, n = 1) vs 3%(脓毒症和全血细胞减少,分别1个),最常见的治疗祥光不良事件是疲劳(64% vs 40%),恶性(58% vs 44%),贫血症(32% vs 53%)

海外医疗领导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其结论:

相比于单独使用卡铂和培美曲塞治疗,帕母单抗200 mg (q3w) +卡铂和培美曲塞得到ORR和PFS等获益,帕母单抗+卡铂和培美曲塞作为进展性非鳞性NSCLC一线治疗有良好的毒性管控和安全性。

关键词:海外医疗,海外医疗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