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看病安德森癌症中心 肾癌脑转移实例

发布日期:2016-10-22

我叫Marvin Grane,我成为了安德森癌症中心大脑和脊柱中心的一名患者,在这里我移除了大脑里的转移性肾细胞癌。这是我现在的情况,但这不是我的身份。


MARVIN CRANE

我的妻子Debbie和我结婚已经有 46年了,我是一个士兵,我们结婚得很早,并搬到了国外,我们有3个孩子,破产后回到美国,在努力工作和努力付出后,我们成功在去年退休。在职业上我是一名销售员,但从个人天性来看,我是个讲故事的人。下面是我故事的一部分。

转移性脑瘤的症状

2012年,我被诊断为肾细胞癌,并在纽约接受治疗,那时我们住在那里。到2015年,所以的扫描结果都正常。在和医生见面时,他和我说,“八月见”。

但我想,“扫描结果正常?三年半时间都没有新癌症,我们走吧!”我的妻子也是一名乳腺癌幸存者,退休后我们住在休斯顿,搬进了之前因为患癌而买的房子,它离我们的孙子孙女很近,而且如果需要的话,它离安德森癌症中心也很近。

但很快就出问题了,尽管我想忽视、否认或者解释所有这些看起来没有联系的不正常。我们过得很开心,但我总是很容易就哭得像个孩子,还过度沉迷于找到适合出去玩的完美帽子,尽管我已经有一个定制的帽子。骑了这么多年单车,我第一次从单车上摔了下来,2次。因为一个晚餐聚会邀请而无理由地发怒,我变得不再像我。

一天,我问我的妻子,“难道我又患癌症了?”事实证明,是的。当我的左腿瘫痪的时候,最后一根稻草压倒了我。Debbie带着症状像中风的我去了急诊室,我被诊断为转移性肾细胞癌,在我的皮质运动区附近,这无法早发现,因为之前的随访扫描并没有检查我的大脑。

一步一个脚印

当医生告知我这个消息时,我说,“不怕!我们能打败它。”我已经经历过脑瘤症状这一消息让我松了一口气,神经外科医生Ian McCutcheon于2016年7月25日移除了我的脑瘤。为了让我的左腿能重新动起来,现在我正在进行手术后的恢复,我一天一天变得更强大,而且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肿瘤。

当我在陆军空降兵部队服役时,我们的训练教会我们要完成任务,一步一个脚印,不要贪多。如果你看得太远,就会迷失方向。现在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今天的目标就是能活到明天。当有访客、家人和朋友来时,我不想听他们的哭泣或者哀悼,我周围全都是积极乐观的人群,有花,有音乐,有快乐。

经历安德森癌症中心,我从一个优秀的骑手到一个残疾的病人,我正在慢慢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不然我要做什么?哭吗?不!我要学走路,或者我也不会,不管怎样,这都是我的选择。每一天,我们都可以选择,是开心还是难过,是强壮还是懦弱,是放弃还是坚持,我选择开心过每一天,我选择活着,选择战斗!

感言

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照顾是世界一流的,它固有的南方的热情、善良和照料都让人无可挑剔,在这里,我看到很多陌生人之间的拥抱,比我以往看到的都多。当我跟见到的人分享我的故事的时候,我被安德森癌症中心这里的人以及其他来自不同国家的人的友好给深深感动了。

勇敢向前,勇敢战斗!

家人都为我祈福,我很用心地做复健,这样我就可以和我美丽的孙子孙女、我们可爱而强壮的儿子和他们的妻子、我们的女儿一起生活。感谢安德森癌症中心,感谢上帝给了我再一次活着的机会,接下来我生活的使命就是好好爱我的至爱、我的灵魂伴侣、我的妻子:Debbie Crane!谢谢你陪我渡过!

来源:

https://www.mdanderson.org/publications/cancerwise/2016/09/metastatic-brain-cancer-renal-cell-carcinoma.html

出国看病爱诺美康为患者提供转诊安德森癌症中心医院

声明:

【爱诺美康编译,转载请注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