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美就医 PD-1抑制剂Pembrolizumab跃居晚期NSCLC一线梯队

发布日期:2016-10-22

独领风骚!PD-1抑制剂Pembrolizumab跃居晚期NSCLC一线梯队

赴美就医领导机构爱诺美康了解到:本次2016 ESMO大会上,免疫治疗成为肺癌领域,尤其是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中令人瞩目的焦点,其中有PD-1抑制剂新药临床试验数据公布,也有联合一线化疗增效取得阶段性胜利;此外,已在多个实体瘤中取得成果的Pembrolizumab大有跃居晚期NSCLC一线梯队的势头。

根据本次ESMO大会上KEYNOTE-024 Ⅲ期临床试验结果,Pembrolizumab可能成为PD-L1高表达晚期NSCLC的一线治疗选择。研究结果同期在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杂志发表。

赴美就医领导机构爱诺美康介绍:KEYNOTE-024的主要研究者,来自德国Grosshansdorf肺科诊所胸部肿瘤的首席医师Martin Reck教授说:“PD-1抑制剂Pembrolizumab已经被批准用于有PD-L1表达的晚期NSCLC二线治疗,该研究是首个将其用于PD-L1高表达患者一线治疗的Ⅲ期临床试验,而PD-L1高表达患者占晚期NSCLC总数的27-30%。” PD-L1是程序性死亡受体1的配体,高表达定义不论染色强度如何,有50%以上的肿瘤细胞存在PD-L1表达(PD-L1肿瘤比例分值≥50%)。

KEYNOTE-001Ⅰ期研究和KEYNOTE-010 Ⅲ期研究数据提示,相比PD-L1肿瘤比例分值较小的患者,分值≥50%的晚期NSCLC患者更有可能对Pembrolizumab治疗产生反应。

目前,晚期NSCLC一线治疗决策多基于基因突变状态,比如EGFR和ALK。然而对于不存在常见驱动基因突变的NSCLC,可能只剩下细胞毒化疗了。赴美就医领导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在国际多中心Ⅲ期KEYNOTE-024研究中,Pembrolizumab与铂类基础化疗作为一线方案分别治疗PD-L1高表达NSCLC,排除了EGFR突变阳性和ALK重排的患者。研究从16个国家里纳入305例晚期NSCLC患者,按1:1随机进入Pembrolizumab治疗和化疗。如果化疗组患者出现疾病进展可以交叉进入Pembrolizumab则为二线治疗,最后交叉接受Pembrolizumab治疗的化疗患者占所有的44%。主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PFS),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OS)、总缓解率(ORR)和安全性。

研究者发现Pembrolizumab在与化疗的疗效竞争中,使主要终点无进展生存(PFS)得到显著改善,前者中位PFS是10.3个月,后者仅为6.0个月,差距将近4个月。次要终点总生存(OS)同样也有明显提升,Pembrolizumab组患者第六个月时的估计生存率达到80.2%,而化疗仅有72.4%(HR=0.60)。 Reck教授表示:“在化疗组有40%的患者都交叉接受Pembrolizumab治疗的情况下,这种OS提高非常令人振奋。”

此外,与化疗相比,Pembrolizumab治疗患者拥有更高的总缓解率(44.8% vs 27.8%),更长的缓解持续时间,而3级或3级以上不良事件发生率更低(26.6% vs 53.3%)。“这些数据将彻底改变晚期NSCLC的治疗和管理,”Reck教授说,“所有的有效性和耐受性终点都支持Pembrolizumab,提示该药应该成为PD-L1高表达晚期NSCLC患者一线治疗的标准方案。首先,这对无驱动基因突变的患者来说是一次机会,而对存在基因突变的患者,还需要更多的信息。”

Reck教授总结该研究道:“对于晚期NSCLC中那30%的PD-L1高表达患者,这项临床试验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在治疗前应先检测PD-L1表达,以判断将会从Pembrolizumab一线治疗中获益的患者人群。”赴美就医领导机构爱诺美康接着说到:比利时鲁汶大学教授Johan Vansteenkiste在评论该研究结果时说:“KEYNOTE-024研究将改变现有的晚期NSCLC治疗模式,在与以铂类为基础的现行一线双化疗的竞争中,某种疗法能够使PFS得到改善尚属首次。”

“为什么KEYNOTE-024能达到主要终点PFS,可能是因为该研究仅纳入了Pembrolizumab的最佳适用人群,即PD-L1表达≥50%的NSCLC患者。” Vansteenkiste补充道,“需要继续开展临床试验在PD-L1高表达患者中验证上述结果,另外还需要找到PD-L1低表达患者从Pembrolizumab中获益高于化疗的原因。”

赴美就医爱诺美康转载自(医脉通肿瘤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