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胸部放疗的女性可能发生乳腺癌

发布日期:2017-09-23

在晚期CHL患者中,侵袭性组织学类型(如混合细胞型或淋巴细胞耗竭型)更加普遍。在北美,对具有巨大肿块的I或n期及IIb期的美国看病患者,应该像晚期(m/iv)病变那样进行处理。晚期(皿和IV期)的不良预后特征,5年总体生存率随IPS分数的升高而降低。

肿瘤相关(CD68+)巨噬细胞的数目升高,与CHL患者的生存期降低强相关。淋巴结活检中⑶68+巨噬细胞<5%的HL患者的10年生存率为88%,相比较,CD68+巨噬细胞量>25%的HL患者只有25%。

治疗相关的后期并发症:

(1)颈部或纵隔放疗后会出现甲状腺功能减退。

(2)接受胸部或腋窝放疗的女性患者可能发生乳腺癌。接受放疗时年龄越轻的美国看病患者,乳腺癌的风险越高。其发病年龄为治疗完成后平均15年。

(3)肺癌:接受胸部放疗、接受烷化剂及吸烟的患者,高风险是显而易见的。

(4)盆腔放疗、MOPP或BEACOPP方案治疗及自体移植后,不孕的风险很高。

(5)白血病和骨骼增生异常综合征(尤其是给予MOPP、BEACOPP、RT及自体移植者)。

(6)博来霉素治疗后会引起肺部毒性,在治疗期间给予G-CSF,风险可能增加。

(7)继发于蒽环类药物的心脏毒性不常见(蒽环类总的累积剂量不高)。纵隔和颈部放疗后,早发冠状动脉疾病和脑血管意外的风险分别增加。

(8)Lhermitte征是一种罕见的并发症,在颈部放疗后6~12周发生,可自行消失。颈部弯曲时,患者感觉像电击一样放射到背部和四肢。该体征归因于短暂的脊髓脱髓鞘作用。

(9)脾放疗或脾切除术后未接种疫苗患者,可发生荚膜微生物感染(肺炎球菌、脑膜炎球菌、嗜血杆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