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疗有时会产生严重的神经毒性,美国看病情况

发布日期:2017-09-16

EMZL是一种高度受抗原驱动的疾病,并且常有慢性感染病史,如胃MALT淋巴瘤的幽门螺杆菌感染引起的胃炎,或眼附属器MALT淋巴瘤的鹦鹉衣原体。用现有的抗生素方案进行治疗后,大多数早期胃MALT淋巴瘤患者仅通过细菌清除就可以获得持久的缓解。

美国看病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最近有研究表明,使用多西环素根除鹦鹉热衣原体,可以诱导大部分患有眼附属器MALT淋巴瘤者临床缓解。对于晚期或抗生素难治性患者,或那些患有MALT亚型且与已知的感染病原体无关者,治疗选择包括利妥昔单抗、类似于FL应用的化学免疫治疗方案及放疗。

脾MZL约占MZL的20%,通常表现为脾大和骨髓侵犯。5年总生存率约为80%。脾切除术一直是过去的标准治疗;然而,利妥昔单抗正在越来越多地被用于替代治疗或外科辅助手术治疗,而且在最近的一项前瞻性试验中显示,与脾切除术相比,利妥昔单抗能显著地改善无病生存期。与EMZL相似,脾MZL也是抗原驱动的疾病;大约1/3的病例与HCV有关,其中许多患者可采用单纯抗病毒治疗进人缓解期。淋巴结MZL是MZL中最不常见的,并且其特点是缺乏黏膜成分的淋巴结病变。淋巴结MZL的临床进程往往比其淋巴结外或脾MZL更少表现为惰性,其5年总体生存率较低,刚好超过50%。虽然它也与HCV有关,但通常与已知的感染性病原体无关。淋巴结MZL的治疗遵循FL的治疗方法。


美国看病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多达10%的DLBCL患者具有并伴随MYC,些患者中部分也是t(14;18)阳性并伴随BC12过度表达。许多这些肿瘤可能符合“介于BL和DLBCL之间的无法分类的B细胞淋巴瘤”的WHO分类。在几项回顾性研究中,这些患者已经被证明使用标准疗法有较差的治疗效果。具有“双重打击”淋巴瘤的患者的最佳处理目前仍不清楚。

原发性中枢神经系统淋巴瘤原发性中枢神经系统淋巴瘤(PCNSL)是一种罕见的、仅局限于CNS(脑实质、脑膜、脑神经和脊髓)的侵袭性淋巴瘤。超过95%的病例具有DLBCL的组织学特征,该病在免疫功能正常和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均可发生。最常累及脑实质,虽然在约20%的病例中合并或孤立性软脑膜侵犯。眼内侵犯也很常见,并且在一些患者中,眼内侵犯早于脑内病变发展数月。

采用标准的DLBCL化疗免疫治疗方案,PCNSL不能得到有效的治疗,因为药物不能有效地通过血脑屏障。大剂量甲氨蝶呤(3~3.5g/m2)能在CSF中达到治疗水平,可以获得较高缓解率,5年OS为20%~40%。在最近的一项随机试验中,在大剂量甲氨蝶呤基础上加入大剂量阿糖胞苷,既可以提高反应率又可以改善0S,因此这种联合在身体状况合适的患者被认识是标准治疗。

美国看病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放疗作为化疗的辅助治疗的作用仍然是有争议的,因为它有时会产生严重的有时是致残的神经毒性。对于化疗未获得CR的患者,一般给予WBRT治疗。评估化疗后获得CR患者给予化疗后WBRT的效用的研究正在进行。伯基特淋巴瘤伯基特淋巴瘤(Burkitt淋巴瘤,BL)是一种高度侵袭性、但是可治愈的淋巴瘤,在美国占淋巴瘤的1%~2%。在美国和西方国家,大部分病例是散在的或是与免疫缺陷有关的,它通常影响儿童和年轻人,在30%~50%的病例中显示为EBV阳性。    

相比之下,地方性BL与EBV感染密切相关,在非洲赤道地区的幼年儿童中非常流行。然而,地方性BL最常累及颌骨,而散发性BL倾向于表现为腹部大肿块疾病。骨髓、胃肠道、中枢神经系统侵犯也很常见。美国看病中所有BL变异体的特点是临床发病急、放弃治疗后疾病快速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