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看病:临床益处小的新药将不被推荐

发布日期:2017-09-13

麻省总医院建立于1811年,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最早最大的教学附属医院,全美历史最悠久的三所医院之一,2012年全美医院排名第一。1846年,进行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例麻醉手术,并在1896年最先将x光用于临床。麻省总医院主导着全美规模最大的以医院为基础的研究项目,至今已产生了十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麻省总医院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在哈佛医学院任教。医院秉承安全、疗效、患者至上、及时、高效和公正,致力为患者提供最高质量、最为安全的治疗与护理。麻省总医院在癌症、心血管、神经、脑血管、消化、风湿免疫、血液、内分泌等疾病临床治疗方面世界领先。

美国看病服务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医院拥有闻名全球的五大多学科医疗中心,分别是:癌症中心、心脏中心、消化中心、移植中心以及血管中心,各中心汇集了众多权威专家,可为患者提供最好的综合医疗服务。在新药物应用之前,由于在临床试验中,干扰素或糖皮质激素用作为维持治疗,显示出很小的益处不再被推荐。


多个试验已评估沙利度胺、来那度胺和硼替佐米用于ASCT之后的维持治疗,以及老年患者诱导缓解后治疗。在两项随机试验中,沙利度胺已经显示OS和PFS改善。在最近的两项安慰剂作为对照的随机试验中,来那度胺作为ASCT之后维持治疗,已显示出可行性和有效性。在该两项研究中,可观察到PFS改善,虽然在来那度胺组,已注意到继发性恶性肿瘤的例数增加。

每2周进行1次硼替佐米的维持治疗,与沙利度胺比较,在骨髓瘤患者中已显示出能改善PFS和0S。即使在不适合进行移植的老年患者,MPL诱导治疗后,来那度胺维持治疗已显示出PFS改善,尤其是65~75岁的患者。在以硼替佐米为基础的诱导治疗(MPV或VTP)后,给予硼替佐米作为维持治疗也显示出CR率、PFS的改善,且毒性可接受。

维持治疗与显著的不良反应相关,没有一种被评估的药物目前被批准用于维持治疗。应该仔细地评估潜在益处和风险,治疗方案应该基于患者特点和意愿而个体化。对于高危患者及那些在ASCT之后未能获得VGPR的美国看病患者,这一点特别重要。支持措施上,所有的有溶解性病灶和(或)骨质疏松证据的患者,需考虑利用双膦酸盐。每月1次帕米膦酸钠静脉输注可减轻晚期骨髓瘤患者骨痛、降低病理骨折的发生率,以及减少对骨骼进行手术或放疗的需求。

一项随机试验表明,唑来膦酸在减少骨骼并发症上与帕米膦酸钠同样有效,除了有输注时间短的优势之外。然而,由于唑来膦酸导致下颂骨坏死的危险性较高,帕米膦酸钠可优选。只要疾病处于缓解期,双膦酸盐治疗应持续至确诊后2年。在诱导治疗期间,感染的预防很关键。所有患者均应该使用抗菌药物预防,使用单一强度磺胺甲噁挫/甲氧苄啶,每日1次持续4个月。

对磺胺类过敏患者或者当来那度胺用于诱导方案时,喹诺酮或青霉素可以用作替代药物。接受含硼替佐米方案的患者,给予阿昔洛韦400mg每天2次。或伐昔洛韦500mg每天1次,用于预防带状疱疹。对于给予长期高强度类固醇治疗的患者,需要考虑给予磺胺甲噁哩/甲氧苄啶预防耶氏肺孢子菌。

美国看病服务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对于磺胺类药物过敏的患者,可以考虑每月吸人喷他脒作为替代治疗药物。其他治疗骨髓瘤的支持措施,包括骨痛患者给予充分的镇痛和(或)局部照射、脊髓压迫给予放疗或手术,即将发生的病理性骨折给予手术治疗、贫血给予红细胞生成素、治疗和预防高钙血症、为避免脱水每天摄人约3L液体以维持肾功能,而且必要时进行透析。免疫球蛋白注射对那些反复发生危及生命感染的患者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