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复发和生存影响的治疗组对照

发布日期:2017-07-23

肝癌转移的实验性干预,已经利用裸鼠模型进行抗血管生成治疗的研究,干预药物包括内皮抑素,以及细胞生长的钙离子内流抑制剂羧 基胺基咪唑三唑(CAI)、-1硝基甲苯(TNP470),循环Flk诱 捕的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和干扰素(IFN-cO。这些药物在 减少肿瘤血管生成方面都具有一定的疗效。对IFN-a进行 深入研究后发现,在裸鼠模型中,IFN-a治疗可以延迟肿瘤 的生长和抑制肝癌术后转移复发。其机制主要通过下调血管内皮生长因子抑制血管生成,直接抑制血管内皮细胞的 增殖和迁移;在P48阳性时,其可直接抑制肿瘤细胞増长[»,秘厕。

有研究发现H-ras基因的反义寡脱氧核苷酸(ODN,细 胞凋亡诱导剂)、肝素(硫酸乙酰肝素功能类似物,代谢产物舒拉明)、BKH(—种金属蛋白酶抑制剂)等药物可抑制肝癌肿瘤生长和荷人肝癌裸鼠的肺部转移;合成P-肽(ICAM- 1受体阻滞剂)与细胞分化剂-2可抑制肝癌的肺转移。

目前肝癌转移复发的预防策略,Cancer Metastasis ——Biologic Basis and Therapeutics

目前已经有一些措施用来预防肝癌手术切除后的转移复发。这些措施包括术前肝动脉化疗栓塞术(TACE)、术后 TACE治疗、全身或局部化疗、免疫治疗、干扰素和全反式维甲酸治疗。然而,只有少数治疗方法绿随机对照试验 (RCT)证明有效^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新 辅助和辅助疗法给患者生存和预后带来好处[78]R。基于随机对照试验的结果,术前TACE并不能减少可切 除肝癌切除后的复发[:79]。事实上,对巨大的可切除肝癌而言,术前TACE可能增加肝外转移和肿瘤人侵邻近器官的可 能性。对于小肝癌,术前TACE并不能抑制肝内微转移病灶和微血管癌栓。因此,可切除的肝癌,特别是进展期肝硬化患者应避免术前TACE。

目前只有一个随机对照试验对术后TACE报道了阳性结果,肝癌根治性切除后肝动脉给予1850 MBq单一剂量 131碘油治疗,结果能显著降低肝癌的复发率,并增加了3 年总生存率[8S]。在最近的一项报道证实,它可以增加5年 DFS和0S[8Us然而,两个早期的随机对照试验提示术后 TACE治疗对于肝癌根治性切除后的患者是有害的,因为它不能消除复发,甚至可能增加复发和肝外转移率[&。

对于大多数肝癌,术后全身化疗并不是明显有效的。尚无随机对照试验证实辅助化疗是有益的,它可能增加肿 瘤复发,而且长期化疗可能使肝硬化患者病情恶化%1。但是,卡培他滨被证实能够有效地抑制肿瘤的生长和降低肝 癌切除术后转移复发的发生率,这可能是控制肝癌转移复发的新方法[19]。

生物治疗被认为是防止手术后肝癌转移复发最有希望的策略。许多随机对照试验表明,丙型肝炎(HCV)相关的 肝癌切除术后予IFN-a治疗后,可以减少其复发[85_871。在IFN-a能抑制HCC生长和转移的基础上El6],我们的一项随 机对照试验研究236例乙型肝炎病毒(HBV)相关肝癌患者 给予IFN-a治疗(5〇网,肌内注射,每周3次,18个月)后评估IFN-a对肿瘤复发和生存的影响治疗组和对照组的中 位生存期分别为63. 8个月和38. 8个月(P =0.0003),而无 瘤生存期分别为31.2个月与17.7个月(P = 0. 142)。因 此,IFN-a治疗能够提高HBV相关肝癌患者根治性切除术 后的0S,可能因为IFN-a推迟了肝癌的复发[17](图7-16)。

许多临床试验已证实过继性免疾治疗对肝癌复发有积极的作用。一项发表的研究证实,肝癌切除术 后前6个月通过重组IL-2和CD3抗体体外激活自体淋巴细 胞进行过继免疫治疗,可减少18%复发率,显著改善无复发 生存率和疾病特异性生存率,但并没有提高总生存率[S81> 甲醛固定自体肿瘤疫苗(AFTV)也可以使肝癌复发风险减少81%,显著延长首次复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