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发性肝癌转移的临床与病理学特点

发布日期:2017-07-21

原发性肝癌,以肝细胞癌(HCC)为主,是第三大最常见的癌症死因,5年总生存率仅为3%〜5%,而中国的死亡人数占全球死亡人数的55%。原发肿瘤的转移和复发是 其主要死亡原因。肝癌主要通过门静脉侵犯发生肝内转 移。肝癌根治性切除(整个肿瘤切除干净,边缘无瘤残留)后5年复发率达61.5%,小肝癌切除后5年复发率也有43.5%。由于HCC具有丰富的血管,通过血管浸润并经 血流转移到肺、骨、肾上腺及人体其他部位。淋巴结转移发生率也较高,尤其是肝门区。

过去几十年,肝癌转移研究取得许多进展,例如早期发现的肝癌根治性切除术后亚临床复发的再切除M ,转移性人肝癌模型系统的建立及其用于筛选新的治疗方法发 现可预测肝癌转移的153个基因分子标签,和一个肝微环境 炎症免疫反应分子标签>8],染色体8P缺失与肝癌转移关系密切,发现预测肝癌复发转移多种临床生物标记,确定新的预测指标和治疗靶点,证实a-干扰素对HBV 相关肝癌的转移复发有抑制作用,探索其他治疗方 法并优化放射方法治疗肝癌转移。

原发性肝细胞癌转移的临床与病理学特点,肝癌的肝外转移并不少见。但肝外转移扩散模式的详 细临床报道不多,因此其发病率尚不清楚。已有报道肝癌 的肝外转移发生率为13.5%~36. 7% 23’24、最常见的转移 部位是肺,占34% ~ 58% (尸检病例观察得到);其次常见的转移部位是区域淋巴结和骨,分别占10% ~42%和 4% - 28% :26:;少见的转移部位是肾t腺(6%~ 27% ):25’26\腹膜:26\皮肤、脑;28]、肌肉:24];罕见的转移 部位有口腔、鼻、垂体^]、甲状腺[32]、乳腺[33]、食 管:34]、心脏[35’36]、脾:37]、胰腺:38]、肾[39]和睾丸[4°]等。

通常肝癌的肝外转移首先在肺中发现。相反,其他一些不太常见的转移部位从来不在肝癌早期就出现肝外转 移。在大多数情况下,利用胸部X线、CT等检查可观察到 肺转移的结节状阴影,部分伴胸腔积液。

在腹腔周围和肝门淋巴结通常会出现区域淋巴结肿大。由于肝硬化患者可能伴有良性的淋巴结肿大,因此,这一特征不是转移性肝癌所特有的。恶性淋巴结的大小并不能衡S肿瘤的恶性程度。螺旋双相CT扫描有助于区分良、 恶性淋巴结肿大,动脉期增强或区间大小的增加提示可能 是恶性淋巴结,但确诊需依据活检。同样,增大的肾上腺肿块并不一定意味着恶性肿瘤,据统计肾上腺腺瘤也是较 为常见的原因。肾上腺肿块动脉期增强(占肾上腺转移的25%)多表明为转移性疾病。

术后肝内复发,肝癌切除后肝内复发是比较常见的,5年复发率为38%~61.5%:2]。复发可能是由于肝内转移(IM)或多中心病灶(MO)所致。TM是进展期肝癌伴有不同程度血管浸润复发的一个重要原因,超过60%的肝癌复发源于IM。MO是 肝硬化背景下新发生的病变,患者在早期没有明显的血管 入侵。MO是那些严重肝硬化或HCV相关HCC术后复发的主要原因。MO所致HCC复发的预后明显好于IM。

许多影响因素用于区分肝癌复发的两种起因,包括形态、肿瘤大小、位置和组织学特征、复发时间、影像学特征和 遗传标记等。对I)NA异常的评估是区别IM和MO的最准 确方法。HBV相关肝癌的HBV-DNA分析,如伴有杂合性缺失(LOH)DNA指纹的分析、比较基因组杂交(CGH)以及 p53基因突变方式分析,均已被用来确定丨M或M0所致的 肝癌复发。其中L0H分析可用于大多数肝癌患者,甚至在手术切除前就可以使用,因此其很可能被常规应用于肝活检或细针穿刺。

肝癌转移的预测和诊断,肝癌转移实验研究提供的线索,肝癌转移是癌细胞、肿瘤微环境和机体之间相互作用 的结果,是一个多步骤、涉及多个基因参与的作用过程。探索肝癌相关分子的机制,有助于早期诊断和预测肝癌的转 移,并为治疗肝癌的转移提供治疗靶点。在过去10年中,已经证实许多分子和因素参与肝癌的侵袭和转移过程,包括黏附分子(钙黏蛋白、环连蛋白、细胞间黏附分子I,层粘 蛋白VI、CD44突变体和骨桥蛋白)、细胞外基质降解蛋白酶、血管生成调节因子以及基因组畸变和表达谱的改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