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CRC的治疗中,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及其通路代表了另一个靶向治疗方法

发布日期:2017-07-15

在晚期CRC的治疗中,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及其通路代表了另一个靶向治疗方法。FDA对转移性CRC患者批准了两个单克隆抗体。重要的是,通过免疫组化染色显示肿瘤EGFR阳性与治疗疗效无关联;然而,与K-ras突变状态及可能B-mf的突变状态有关。

两种细胞内信号转导蛋白要么以野生型(正常功能),要么以突变型(通过激活突变而导致连续的活性过度)存在。在原发性和转移性CRC肿瘤之间,K-ras突变(40%)和B-raf突变(6%)具有高度的一致性(超过90%),推荐在转移性疾病诊断时检测这些突变。值得注意的是,B-raf突变似乎也是预后因素,具有更加侵袭性的临床过程、缩短的无进展时间间隔及总体降低的存活期。两种突变的商业用检测是可行的。

西妥昔单抗是一种嵌合型IgGl抗体,可通过竞争性置换阻止配体与EGFR及它的异二聚体结合。帕尼单抗(pmab)是一种全人源化的IgG2抗体,以类似的方式靶向作用于EGFR。这些药物均阻断受体二聚化、酪氨酸激酶磷酸化,以及随后的下游信号转导。两者都可引起皮疹、腹泻、低镁血症和输液反应,但在一定程度上帕尼单抗的后两种毒性较少。在这一类药物中,注意到皮疹强度与生存之间的相关性,正在进行前瞻性验证剂量-反应关系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