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纪轻轻得了癌症,看她如何自我激励

发布日期:2016-08-10

大约23年前,我19岁,准备上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学院。在视力模糊不能用眼镜或隐形眼镜矫正后,我被诊断为眼部黑色素瘤,一种非常罕见的癌症。我还有大好的青春年华,我决心打败它。在完成了放射治疗,经历了右眼失明后,我身体好了,也刚好到买教材进学校学习的时候了。

病好了后,我就没有回望过那段日子。我成为了一名言语病理学家和歌剧歌手,结了婚,有两个漂亮的孩子,我们住在佛罗里达州的杰克逊维尔。我过着健康快乐的生活,不敢忘却生命是多么的珍贵。我在教堂唱了几年颂歌并在佛罗里达州的许多地方演出。

我每年跑2~3次马拉松,参加了无数的其他类型的竞技比赛,包括超级马拉松、两项半的铁人三项以及数不清的5千米、1万米的比赛,当然,这是在唱了国歌之后。 去年四月,在完成波士顿的马拉松比赛后,我已经位于世界的顶端了。下一步是完成一次铁人三项。

眼部黑色素瘤复发了

2015年5月,一次例行的医生检查颠覆了我的人生。脱离癌症23年后,我得知黑色素瘤已经扩散到我的肝脏,现在已经到了第4期。19岁时我相信我能战胜世界,然而现在我感觉不同了,作为一名妻子和两个孩子的母亲,我有太多的东西不能失去。又要进行保健护理,我感觉很糟糕,谷歌搜索帮不了我。

我吓坏了,生命的时钟滴答滴答地在倒计时,我研究了当地的治疗方案,它们听起来是如此的有侵略性以及可怕,我的姐姐丽贝卡敦促我跟休斯敦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做个远程会诊。当我因为未知原因而害怕时,她和我的丈夫一起帮我做了研究。

我去了休斯敦,在和帕特尔·莎娜博士以及她的团队相处仅仅20分钟后,我坚信在这里我可以被治愈。从8月开始,我接受了一个免疫疗法的临床试验,每三周同时输注易普利姆玛和PD-1药物,现在我已经减少到每两周输注一次PD-1药物。

在6个月治疗之后,这是我获得的经验:

· 病例数量很重要。MD安德森癌症中心有很多病历,治疗我的医生有很多治疗我这样的稀有癌症的经验,并能够为我提供个性化的治疗方案。

· 家庭和朋友很重要。他们在我去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时候陪伴我,在需要问问题和做笔记时他们可以提供帮助,回家后他们会做饭,当我能跑步时他们会陪我跑步,当我需要发泄时他们会倾听我的抱怨。这么多年对友谊的付出无疑是有回报的。

· 保持开心很重要。我买了黄色的卡片,上面写着“滚蛋吧,癌症”,还买了一个黄色的钱包,因为我最喜欢的颜色是黄色。这些小东西让我满怀希望。

· 设定目标很重要。我和我的丈夫达成了一个共识,如果我战胜了癌症,我们就带着孩子一起去巴黎,我还要在巴黎某个很棒的地方跑一场马拉松。期间,我的丈夫和孩子们见了我的医疗团队,并拜访了离休斯敦大概90分钟车程的我叔叔和姑姑的马场。有一个在休斯敦支持我的团队真的太棒了

我很高兴地宣布,我的肿瘤在萎缩,我的肝功能水平已经回归正常,帕特尔医生说我是一个“应答者”,这显然比“4期癌症”这个标签好得多。

照顾我的护士郑·玛利亚说,她会给我的下一场马拉松比赛加油,我现在还在治疗,但我比以前更加有信心,我会怀揣希望去巴黎,让玛利亚在那里为我的下一场马拉松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