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前列腺癌

发布日期:2016-08-03

Billy Houston是一位美国海军退役老兵,前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美联储)官员。每隔几天,他都会登录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在线社区,与该医院肿瘤病友、康复者、医护人员等交流互动,分享自己的抗癌故事与心得,也鼓舞着很多与癌症作斗争的人们,同时也得到了医护人员的帮助。

2003年,Billy在家乡当地医院进行了第一次前列腺癌手术,并发现肿瘤已经发生了扩散与转移,而更糟糕的是,他的Gleason评分(这是病理学家用于评估前列腺癌的侵犯程度的分级评分)也很高。“我当时就知道癌症复发的风险很高,”他在社区里叙述。
虽然他的前列腺和周围的癌组织都被切除了,但在2010年Billy的PSA(前列腺特异性抗原)又开始上升了。这表明癌症有很大的复发可能性。随后,他进行了8周39次的定位放疗,可是病情并没有得到改善,PSA值还是很高。
PET/CT结果发现在他的左肺有个癌性结节,随后他在当地医院进行了第二次手术切除了肿物及肺叶。术后检查显示,这不是原发肺癌,而是前列腺癌转移灶。“在经历痛苦的外科手术后得知这些结果,感觉整个人都被抽空了一样,”Billy在社区里写道,“在那一刻,我知道我必须去MSK(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寻求治疗了。”

“前列腺癌在复发前,大多数情况下潜伏期可长达多年或者症状表现不明显,但对一些人来说,它会表现在转移灶上。” MSK的内科肿瘤学家 Dana Rathkopf博士解释道,“转移性前列腺癌通常是不可治愈的,但它可以治疗,通常使用激素治疗来抑制睾酮(该物质可助于前列腺癌细胞的生长)的产生,这种方法对于大多数人有效,可以控制癌症多年。”

Dana Rathkopf博士

在经过几个月的激素治疗后,Billy的PSA值恢复到了正常水平,而且从那以后都没有上升。而Rathkopf博士仍然会继续通过体查、血液和影像学检查来监测他的身体状况。    
“这里总是会有让像Billy一样的患者保持积极心态的理由。”Rathkopf博士说道。自2011年以来,已经有5种用于男性转移性前列腺癌治疗的药物被批准,而且效果显著。

MSK研究开发了这些新的治疗方法,她解释说,“最值得关注的药物是醋酸阿比特龙和恩杂鲁胺,它们能够靶向找到雄激素受体进行作用,这甚至改变了我们对这类患者的治疗方案。”

Rathkopf博士指出,这些治疗并不是对所有的病人都有效,患者对治疗的最初反应,将影响到疾病的最终进展。“我们仍然会继续努力研究开发出前列腺癌的新型药物,致力于改善患者的生存率和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她说。
Billy不得不面对激素治疗带来的副作用,包括疲劳、虚弱、盗汗、性欲减退和肌肉萎缩等,并通过散步来保持健康。“不幸的是,我因为肺部手术得了哮喘,现在我的左肺只有一半,我必须在走路的过程走随身携带一个氧气瓶。”他说,“如果没有它,我不能走很远,但我不想因此降低我的运动量,我要坚持锻炼。”
这些副作用虽然很吓人,他说:“但是很高兴,MSK能提供很多健康项目的资源。”MSK能提供很多服务项目,其中包括补充疗法、身体康复、社会服务工作等等。Billy虽然没有选择所有的服务内容,但他说:“在MSK我感到舒适和安全,我不相信在别的地方也能得到这些。”
在得知自己得到了转移性前列腺癌和弟弟去世后,Billy变得十分抑郁与沮丧。他来到MSK的咨询中心寻求帮助。在心理医生Andrew Roth博士的帮助下,他又开始变得开朗起来了。“在遇到Andrew Roth博士之前,我整天都郁郁寡欢,只是等着死亡的到来,”他自述到,“在MSK,我学会了用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来看待生活和未来,癌症并不是生命的终点,我现在已经把它当作是一种慢性病来看待了。同时,我将继续过着正常人的生活。”

Andrew Roth博士

“我尝试着每天都活得很快乐,好像我从未得到这样的病一样。”他说,“我给那些患有转移性癌症的朋友的建议是,不必时刻都让提醒着自己在跟癌症作斗争,而是专注于一些你喜欢做的事情”      
在2012年,她的孙女Collette出生,给他带来了无限的欢乐。“Collette的出生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之一!”他说,“也许我会活到看着她上幼儿园,甚至大学毕业。 我知道可能有些愿望听起来很荒谬,但是当有希望支撑着你的时候,你可能会做到自己也意想不到的事。世界上没有人能永生,但是我会珍惜我在世上的每一秒的时间。”

包括补充疗法、身体康复、社会服务工作等等。Billy虽然没有选择所有的服务内容,但他说:“在MSK我感到舒适和安全,我不相信在别的地方也能得到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