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颈癌

发布日期:2016-08-18

当Michelle在32岁时被诊断为宫颈癌时,她十分害怕接受治疗会终结她组建家庭的梦想,因为治疗中她会被切除子宫,并失去一切怀孕的可能性。为了不进行子宫全切术,医生极力推荐她前往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进行可以保留生育能力的根治性子宫颈切除手术。治疗后,她成功诞下了一位健康的女婴。


我在2005年7月被确诊,我接到医生电话的时候正在上班,医生在电话里说:“我拿到了你活检的报告,你可能需要来一下我的办公室。”我当时就知道他要告诉我的不是好消息。

我曾有两年的宫颈涂片结果不正常,但医生并没有找到原因。最终,我的妇科医师为我做了锥形活检。

我的妹妹与我一起来到了医生的办公室,我们都记得医生说道:“你患了宫颈癌。”随后他介绍了我的病情并告诉我子宫全切术是我唯一的选择。

我32岁。我与男朋友Stephen已经交往了一年半,但他还不是我的丈夫,虽然我们讨论过结婚的事,但那并不是我们近期的计划。我们甚至还没开始讨论组建一个家庭。但现在我必须告诉他我不能再有孩子了,这感觉就像我的人生在我眼前快速闪过,而我拥有一个家庭的梦想破灭了。

医生与我交谈了1个半小时,当我离开时,我同意了接受子宫全切术。

选择外科医生

我的妇科医生希望我立即接受手术,但我询问他是否能等4到5天后我的母亲出差回来再做决定,我想利用剩下几天的时间试图接受患癌症这个事实以及它对我生活意味着什么。

随后我的医生打电话告诉我:“我为你取消了手术,去纽约见另一位医生会对你有帮助。”他将我的病历发给了他在纽约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工作的同事,Abu-Rustum医生。他们说Abu-Rustum医生可以实施一项新的可能挽救我的子宫的手术。

当我第一次步入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时我非常惊讶,因为医院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住满了癌症病人而十分阴郁,患者们失去了头发,样子虚弱、病恹恹,这是我想象的样子,然而纪念斯隆凯特林医院却充满生机,大家的样子都是开心的。53号东路的门诊楼很漂亮--有瀑布和植物,大家都很友好。我在这种情况下难得地感觉到了轻松。

在我活检后的两周,Stephen和我与Abu-Rustum医生见了面,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医生又为我做了一次活检。结果显示在短短的两周时间内,我的癌症进展得很快并已经发展到了后期。

Abu-Rustum医生仔细的再次审核了我的病历,他告诉我们,我可以成为一项称为根治性子宫颈切除术的治疗的候选人。他花了很多时间为我详细讲解了这个手术,手术只切除患癌部分的宫颈,而不需要摘除整个子宫。经过了这么多信息的轰炸,我们在回到车上时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的是真的吗?他刚刚是不是说我们可能还有生孩子的希望?”

Abu-Rustum医生说如果手术成功了我将不再是癌症患者,随后的六个月到一年时间我们就可以考虑怀孕了。但我们需要借助辅助生殖技术,因为我们靠自己怀孕的机率只有5%。但我们已经非常满足了,至少我们还可以有孩子。


Abu-Rustum医生(医学博士):当Michelle第一次来时,她的巴氏涂片结果非常不好。2005年4月的锥形切除术的活检显示她有早期浸润性宫颈癌,1B1期。对于这种病情的标准治疗方法通常是根治性子宫全切术(切除宫颈和子宫)。但Michelle想要保留她的生育能力。我们审阅了她的病历和病理报告,重做了一次活检以确定诊断,并与她讨论了进行宫颈切除后生育的可能性。

这项手术并不适合所有患有宫颈癌的女性,只适合于处于生育年龄并有生育需求的女性。癌症病灶足够小、累及范围一定、并且确诊于1期。Michelle符合这些条件,因此我推荐了我们的疾病治疗团队,并且团队也认为可行。

外科手术

Michelle:我在5月17日进行了手术,是在我第一次见Abu-Rustum医生的一个多月以后。手术前的周末我跟我的妈妈去了迪士尼乐园。我的侄女和她学校的乐队正在游行上表演,而我们去给了她一个惊喜。我还在迪士尼乐园买了一对米奇老鼠耳朵的头饰,因为我从小就很喜欢迪士尼。

我带着这对米奇老鼠的耳朵进了手术室,因为我知道我已经濒临崩溃,但我想为了我的妈妈坚强起来,而我的妈妈也在试着为了我坚强。我想,如果我带着米奇老鼠的耳朵进手术室,这个头饰会让我们想起我们在迪士尼乐园度过的快乐的时光并且让我们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感到一丝安慰。那对耳朵让我在手术等待区成为了众人讨论的话题,每当有医生或护士来,他们都会停下来跟我聊天,病人们看见我也会对我微笑。

我刚刚回到康复病房,我的妈妈就带来了我的米奇老鼠耳朵并帮我带上,住院的这么久我都带着它,我感觉它真的在如此可怕的情况下给了我力量。


Abu-Rustum:子宫被分为两个部分,宫颈和子宫基部。宫颈的作用就像子宫的门一样,是子宫的延伸,并且托起胎盘和胎儿。传统观念认为宫颈对怀孕起着不可缺少的作用,如果没有宫颈,子宫会缺血并失去功能。然而我们了解到,即使子宫四个主要供血血管中的两个缺失,也不会影响月经甚至怀孕。

根治性子宫颈切除术是80年代中在法国被发明的,我们切除子宫颈,将子宫与阴道再接合,并在原宫颈处环形缝合,收紧子宫口。这一系列手术都是开腹完成的。

Mechelle:我来到这个医院只有四天,我回家的前一天,Abu-Rustum医生来到我的房间对我说:“你很棒,并且状态很好。”

我说:“好的,但是这意味这什么呢?”

他说:“你的癌症痊愈了。”

我被这个好消息震惊的说不出话,我想不到要问他什么问题,或是不是要他把他说的话手写下来,于是我问他能不能等我妈妈到了医院之后再来一次我的房间。

他离开后,我将两个词写在一块胶布上,并将胶布贴到了我的米奇老鼠耳朵背面。当我的妈妈出现在门口时,我哭了出来。她惊慌的问我发生什么事了。我把米奇老鼠的耳朵转过来,上面写着“战胜癌症”。她也哭了起来,这真的是一个好消息。

Abu-Rustum:当我在2005年为Michelle做手术的时候,根治性宫颈切除术还很少在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以外的医院被实施,因为这还不是一个常见的手术。技术上来讲,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手术,并且没有多少妇科肿瘤医生受过手术相关的培训或有相关经验。我们在2001年开始,经由腹腔镜进行手术,可以将手术创伤减到最小。但在2004年开始我们也经开腹手术实施宫颈切除术,手术开口类似剖腹产。

利用开口手术可以让更多没有腹腔镜手术经验的妇科肿瘤医生进行这项手术,越多这样的手术经验,对女性就越有利。


我的蜜月宝宝

Michelle:在11月一次随访中,我的宫颈涂片结果又显示癌前病变。Abu-Rustum医生为我做了活检后告诉我,我需要回去再取一些组织。我问他,“可以晚一些吗?Stephen和我在1月份准备结婚。”他说可以晚一些再说。

婚礼几周后,我又做了一次术前测试,并定在两周后进行手术。在我做X光扫描前,技术员问我是否可能怀孕了。我说,“我不确定,有可能”。之后她为我做了验孕测试,结果是阴性的,但两天后我的自测验孕结果是阳性的,我怀孕了,并且还是一个蜜月宝宝!

尽管有了这么棒的好消息,活检查出的癌前病变细胞还是需要治疗。当Abu-Rustum医生得知我怀孕后,他取消了手术,在宝宝出生前他不能对我做什么治疗。随后他又取了一小块组织做活检,结果显示癌前病变并没有继续发展,因此他说,不用担心了。但是他提醒我说,如果怀孕期间病变继续发展,生完孩子之后我可能面临子宫全切术,但现在的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在我怀孕期间,每周我们都会去产科做超声检查。从第六周开始,我的肚子开始变大,而到了第十八周,我只能完全卧床休息了。我在休息的时候会做一些手工织物打发时间。每天都待在床上真的很难过,但是每次去检查,看着宝宝一周周长大,真的很令人兴奋,这兴奋冲淡了每天卧床的无聊。

我们为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做好了准备。我们参观了我准备生产的医院的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并且查找了许多如何照顾早产儿的资料,我们尽可能的做了充足的准备。

28周时,我有了早产的迹象,医生尽力延迟了生产时间,四周后,我在2006年8月29日成功剖腹产生下了我们的女儿,她体重只有将近四斤,我们给她取名叫Madeline Faith。

Abu-Rustum医生:Michelle能够自然地怀孕真的很不同寻常,我通常告诉我的病人需要整整6周时间进行术后的恢复,随后我告诉她们还需要6周以后再开始尝试怀孕,这样做是为了保证手术造成的损伤有足够的时间痊愈,然而正当我准备告诉Michelle:“好的,你们可以开始尝试了。”的时候,她就已经怀孕了。

另一个惊喜

当我做产后随访检查的时候,我的宫颈涂片结果显示正常。这结果让所有人都很惊讶,癌前病变的细胞消失了。有趣的是,Abu-Rustum医生特意提醒我说在怀孕期间不要做子宫切除术,而我自己也真的难以想象经历了剖腹产的恢复期之后再次进行子宫全切手术,随后Abu-Rustum医生对我说,“不,你不需要做了。”

我们在哥伦布日那天带着Maddie去拜访了医生。那是Abu-Rustum医生第一次见到了我们的女儿,他对那些癌前病变细胞的消失感到震惊,我们都叫Maddie奇迹宝宝。我本来要再一次接受切除手术,而她就这样把我的癌症带走了。

现在我每6个月做一次宫颈涂片检查,每次都是正常的。Abu-Rustum医生告诉我,我们是手术后最快怀上宝宝的。

Abu-Rustum:在Michelle怀孕期间,她的宫颈涂片结果有一些异常,而这些异常细胞在生产后被她自身清除掉了,现在她的涂片和活检结果都是好的。

今日的生活

Michelle:我每天还在想,因为太多事情提醒着我,Maddie的存在也提醒着我,我现在有多幸福,我的每一天都是积极地。

我以前总是在想,我要活很久,要活到很老才死。但那些都被患癌这件事改变了,我决定活在今天,做今天的事,说今天想说的话。我跟人们的相处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为我变得更坦诚了,这是我生活中的一大变化。

一切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只要你记得这句话,无论你遭遇什么你都能勇敢的承受。你可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经历这些,但是万事皆有因。我患宫颈癌的原因可能是让我能够告诉别人我的经历,这段经历让我变得更坚强,我不再把所有东西都当做理所当然的。

原文链接:https://www.mskcc.org/experience/hear-from-patients/michelle

爱诺美康专业翻译,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