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颈癌复发

发布日期:2016-08-17

在2004年做女性常规身体健康检查前,我从来没有听过人乳头瘤病毒(HPV)这个词,当我的妇科医生问我是否愿意做一下HPV检测的时候,我想着既然来了就去做一下吧,我过去并没有任何这方面的问题或症状,所以我并不担心。

结果出来了,我的关于宫颈癌的一系列病毒测试的结果呈阳性,但医生说我是健康的,只是需要每隔半年到医院检查一下。


岁月流逝,一切安好。在2006年和2008年,我分别有了儿子和女儿。作为一个忙碌的母亲,我把每半年一次的检查给忽略了。在2009年也就是我女儿出生15个月后,我去做检查时他们在我的宫颈里发现了癌,处于宫颈癌3A期。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我的整个世界都颠覆了。我回家在地板上和我的孩子一起玩耍,想着以后他们将在没有妈妈的陪伴下长大就觉得难过。我身边没有人有患癌症的经历,所以对于我来说,癌症意味着掉发、恶心、虚弱甚至死亡。

我想去安德森癌症中心看看,我丈夫也这样认为,为什么我们不去这个离我们只有45分钟车程的世界知名的癌症中心呢?

当我们接到安德森癌症中心确认我们预约的电话时,我们意识到他们是如此的知识渊博以及准备充分。我永远不会忘记Evette,她主要负责病人入院手续,她是我对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第一印象——热心帮助、富有活力和乐观。

Evette让我感觉我已经打败了癌症,尽管这场抗癌之战尚未开始。我和我的丈夫一见到她就喜欢上了她。

Jhingran博士和Schmeler博士不仅以团队的形式来为我寻找最好的治疗方案,而且还对我和我的家庭的遭遇表示同情及关心。直到今天,我都认为Schmeler博士不仅是我的医生,还是我的朋友。

宫颈癌治疗方案包括6周放疗,期间每周1次的化疗,接着2周近距离放疗,或者内部放疗。我就像打败癌症的冠军一样!那时我在休斯敦市中心工作,午休时间我去安德森癌症中心接受放疗,下班后接受化疗。这简直是小事一桩!

接下来的第4周和第5周,我不得不离开工作一段时间。到了第6周,疼痛的症状让我忍不住去洗手间大哭一场,我把抗泻药当作糖果一样吃。但我能看到这条道路尽头的希望之光。

完成治疗后,我的肿瘤消失不见了,生活又回归正轨。

1年后,也就是2010年10月,事情才刚刚变得好起来的时候,肿瘤在同一个部位复发了。

我不得不经历一个名叫全盆腔脏器切除术的大手术,这个手术会摘除子宫、子宫颈、卵巢、输卵管和阴道,以及我的膀胱和部分的结肠、直肠和小肠。恢复期是艰难的,但我能克服它,然后再次回归正常生活和家庭团聚。

除了这次可怕的折磨之外,我很庆幸,我在5年后依然活着,我去了解了导致我癌症的病毒——HPV,在美国,每10个人里面有8个人会在生命中的某个时刻感染HPV病毒,但大多数感染是无害的,只有少数的HPV菌株会导致绝大多数种类的宫颈癌、生殖器癌和口咽癌。

我很欣慰地知道有一种疫苗可以保护我的孩子让他们远离HPV,现在,我可以带我的儿女去接种HPV疫苗,他们将永远不会经历我经受的痛苦。只要简单地接种三支疫苗就能使我的孩子远离HPV,让他们不会有患癌的风险。

顺便提一下,HPV相关癌症是安德森癌症中心旨在终结癌症的登月计划里的其中一个,我相信有一天,宫颈癌会成为过去式,成为历史。

链接来源:

https://www.mdanderson.org/publications/cancerwise/2016/04/surviving-hpv-relate.html

【爱诺美康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