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移植失败的多发性骨髓瘤

发布日期:2016-07-27

四年前我认为自己可能活不了多长时间,但现在随着治疗时间的延长,我越来越觉得自己会活得更久。”Keane感慨地说。身穿条纹衬衫和牛仔裤的他为人低调,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接受输液的时候,会把手端正地放在膝盖上。这是他参与的临床试验治疗的一部分。“我就是来参加治疗的,这是我新生活中的一个新的习惯。”

Keane ,2007年1月即将年满57岁,2003年9月他被诊断患有多发性骨髓瘤,这是一种发生在骨髓的浆细胞瘤,可以进行治疗,但无法彻底治愈。该病的五年相对生存率仅有大约35%。
有意思的是,Keane感到不适的时候正在参加2003年波士顿马拉松慈善步行活动,此活动旨在为丹娜法伯筹款。“我走了20英里,然后感觉非常难受,”他回忆说:“我不得不在心碎坡(波士顿地名)停下休息,我觉得很搞笑(心碎坡,像极了我当时的心情)。第二天工作的时候感觉酸痛,这在步行之后很正常。但是那天晚上我心脏病发作被送到医院,随后我的肾功能出现衰竭,通过骨活检我被确诊为多发性骨髓瘤。”

确诊后Keane进行了干细胞移植,但没有成功。之后又吃过十几种药,他可以将处方上的药名倒背如流,就像一部发声的医学字典。

Keane是47000名在丹娜法伯参与临床试验的患者之一,他们愿意为提高生存率和改善癌症治疗做任何尝试。丹娜法伯研究院科研副主任,医学博士Parker说不少患者对临床试验存有误解。如果标准治疗手段不起作用,临床试验常常是最佳的第二选择,但首先要明确临床试验的首要目的是解答一些医学问题,例如验证某种新型治疗方法的安全性,就是为了证明其有效,或者是否比现有疗法更好。

Parker说:“最终目的是改善临床治疗,造福将来的患者。实现这一目的的唯一方法就是开展临床试验。”

Keane目前正在进行一项新治疗方案的第七轮,需要他进行五个小时的输液和一个小时的观察,每月治疗一次。在吉米基金会临床研究中心,他可以坐在舒服的输液椅上,翻看高尔夫杂志。Keane是丹娜法伯参与这项临床试验的三位患者之一,虽然他也希望这项试验能延长生命或者彻底治愈,但他也知道不论结果如何,试验对今后患者的治疗都会有帮助。
“临床试验可以让我活得更久一些,这样医生们就可以对这种病有更多了解。开始听说这种病目前没有治疗方法的时候感到很害怕,有时候还感觉很绝望,但现在看来,只要还活着,就会有越来越多的药出现,生存的几率也越高。”Keane说。

“我每种药都尽量服用得久一些,对于他人来说,重要的是把自己交给治疗癌症方面知名的医院,他们的研究是最前沿的。我很幸运就住在丹娜法伯附近。”Keane补充说。

2010年8月后续跟进:这篇文章发表后的三年,Keane的健康状况良好,目前正在参与一项新的临床试验。除了每周两次在丹娜法伯接受治疗,他说他还要继续提高自己的高尔夫球水平,还期待冬天出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