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之后,生活要前行

发布日期:2016-09-05

Ron 居住所在佛罗里达州,在2010年的春天时偶然发现自己的右边胸部有一个肿块,当时他50岁。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两项事业:爵士乐队指挥和私人健身教练,即将遭遇一个十分困难的阶段,并且他有可能永远都不能再从事这两项事业的任何一项。

因为“肿块并不痛,并且对我的生活没有任何影响”Ron回忆道,“我只是时刻关注着肿块的变化,就像我观察肌肉瘀伤一样,我认为肿块只是因为撞伤。”但在8月的时候,Ron打了几轮高尔夫之后肿块开始红肿。Ron因此预约了专家进行检查,得到的诊断是:肿块可能是软组织肉瘤。仅有1%的癌症患者患有这种肿瘤。肿瘤生长于身体的软组织,如脂肪、肌肉、神经、肌腱以及血管、淋巴管,这些组织连接、支撑并环绕身体的各部分。

Ron的医生告诉他应该去一些专注于治疗这种疾病的医学中心,例如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直到医生询问我最快多久能去到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时,我才意识到了自己情况的严重性。”

一场长途驾驶、一个诊断和外科手术

幸运的是,Ron的父母还居住在他们新泽西的老家,而他可以去那里暂住。他开了1200英里的长途来到西海岸,几天后,他来到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与Morris医生见了面,Morris是一位专注于治疗软组织肉瘤的骨外科医生。

“因为我在佛罗里达的医生告诉我只有活检才能确诊,虽然我很担心,但是我在开车的路上并没有惶恐,”Ron说道,“即使是癌症,我认为他们可以通过手术把肿块摘除,缝合好,然后我就可以回到佛罗里达州了。但是在Morris的检查室中我才意识到了事态的严峻。”

Morris医生在Ron首次预约的当天就进行了组织活检,结果显示Ron患有高级别粘液纤维肉瘤,软组织肉瘤中的一种常见亚型,原发于支撑骨骼、肌肉以及其它器官的纤维组织。而Ron的肿瘤位于他的右胸肌肉,生长在支撑优势手臂的主要神经和血管周围---而这个手臂的良好活动对他的事业至关重要。

在他第一次见Morris医生的三天后,Morris医生切除了Ron右侧的主次胸肌的80%,她解释道Ron的手臂的活动会在手术后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但他的乐队和健身事业能够有效地激励他通过康复重获右手和手臂的灵活和力量。“手术后不久我就开始了肌肉拉伸练习,为了重获手臂的力量。”Ron说道。

恰到好处的放疗

病理报告显示Ron的肿瘤已经完全移除了,但因为肿瘤的位置和大小,Morris医生推荐Ron接收放射治疗,利用高能量的射线消灭剩余癌细胞。为了能和家人待在一起,Ron决定在纪念斯隆凯特琳位于新泽西的分院接收下一步的治疗。Ron接受了专业团队提供的放疗,团队包括放射肿瘤医生、医师、药师、放射治疗师以及护士。

放射肿瘤学家Schupak是放射肿瘤科主任,Schupak医生设计了利用外照射针对肿瘤生长处的加强治疗方案,计划需要Ron接收每周5天,为期6周的治疗。

“Ron的治疗方案极其复杂,”Schupak说道。“对软组织肉瘤进行放疗风险极大,因为肿瘤与身体重要结构很近,因此放疗的放射量必须严格计划和小心实施,这样才能对肿瘤生长有很好的控制。”

几周过去后,Ron发现放疗越来越难以忍受。“副作用随着时间积累,就像被太阳严重晒伤一样,一遍又一遍。”大约在他最后一次放疗后的10天后,2011年1月他重新加入乐队的表演,从他身体的角度来说,这就像噩梦一样,放疗造成的皮肤损伤还未痊愈。“并且因为我右侧的胸肌被切除了,我只能把吉他放在自己的肋骨上,真的很痛”Ron解释道。

然而,Ron对于医生允许他在治疗结束后那么短的时间参加表演还是充满感激。“我回到了我的角色,那感觉真的很棒,”他回忆道。

自己的最佳教练

Ron在手术后承受的副作用之一是淋巴水肿,多余的淋巴液堆积在组织里造成肿胀。“适当的饮食和锻炼能够帮助缓解症状”他说。现在的他已经恢复了右手臂的全部功能,以及大部分的手臂力量。

“我结束治疗已经将近一年了,”Ron说道,“这一年多时间我只是遛狗、并且缓慢有效地保证自己体型的训练,还有弹奏音乐,为自己训练是我为自己做过最好的事了。”

他还说道,“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和我的其他亲朋好友在我经历严峻考验的时候对我给予了无与伦比的支持。没有他们我不可能坚持下来。”

尽管在患病前他曾经可以“很轻松的做50个俯卧撑---并且只是基本训练的一部分”,在2012年的夏天,Ron还是无比激动的在邮件中告诉Morris医生,“我可以做7个俯卧撑了!”

“Ron是他治疗团队中的一员,并且是他自己癌症治疗的真正参与者,”Morris医生说。“他的结果值得肯定,因为正是因为他自己,他才能恢复得如此好。”


来源链接:https://www.mskcc.org/experience/hear-from-patients/ron-kraemer

声明:【爱诺美康】翻译,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