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美就医 北京卵巢癌患者美国行

发布日期:2016-11-07

蒋女士,48岁,北京某投资公司董事长,是专注重大疾病的赴美就医机构爱诺美康转诊的一名晚期卵巢癌患者,她的看病经历非常具有代表性。

2014年11月诊断卵巢癌,她在北京三甲医院进行了全子宫和双附件切除手术,术后病理提示低分化浆液性癌,淋巴结有转移。之后进行紫杉醇和卡铂(即泰素和伯尔定)化疗,前6次化疗,病情复查一直平稳,但第7次化疗前复查发现CA-125指标异常升高,国内建议继续化疗,化疗效果不理想再加上巨大的恶心呕吐脱发副作用,蒋女士开始抵触化疗并停止了化疗。后续两个月的复查,CA-125指数从60多持续升高至300多。

一个偶然的机会,蒋女士的主诊医生停诊了,原因是去美国参加学术会议了。蒋女士突然想到既然医生可以去美国学习,病人为什么不能赴美就医呢?蒋女士迅速在手机上进行查询,不查不知道,一看才知道网上有如此众多的服务机构。面对繁杂的信息,蒋女士陷入了两难,不知道该找哪个出国看病机构办理。为保险起见,她联系了其中的几家综合对比。其中一家一听蒋女士是肿瘤,就按照美国医院的肿瘤专科排名推荐了两个医院,并说有大量卵巢癌赴美就医的案例;另一家则拼命说美国某一家医院如何如何好,有内部关系能让预约如何快;还有一家则直接宣传美国的新药尤其是靶向药非常多以及治癌神器质子放疗。


从公寓远眺安德森癌症中心

蒋女士回忆到尽管当时病急乱投医,但多年的投资风险意识,让她保留了一份冷静,这样不问青红皂白就鼓吹美国,甚至让她开始抵触赴美看病。国内的主诊医生回国后,她在门诊胆战心惊的问医生是否可以考虑赴美看病,医生当时非常不屑的回复是“出国看病?去美国看病?有用吗,美国医生一天能看几个病人?我刚从美国回来,药物一样,方案也一样。”

在谈到如何选择了后来改变她命运的爱诺美康的原因时,蒋女士说一开始没有考虑过他们。只是丈夫一再坚持再多查查,多问问,才找到了这个机构。蒋女士电话爱诺美康时,她回忆,当时陈博士并没有急于宣传美国医院,而是耐心询问了她的病情,治疗经过以及家族史;并让她提供了详细的病历,之后告诉她就目前治疗情况而言,北京医院的方案没有错,美国对于卵巢癌也没有更好的更新的药物,唯 一新的靶向药Olaparib是针对BRCA突变的,但蒋女士母亲、姥姥并没有癌症史,因此BRCA突变的可能性非常非常低,而质子放疗是针对单一病灶的,对她也不适合;她出国看病去美国的获益点可能在于化疗药物或剂量的微调整。


安德森癌症内景

蒋女士说,当时听到陈博士的解释,几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商业、资本如此横行的时代,这样一个机构居然把风险明明白白告诉患者,把获益说的如此实在。没有鼓吹美国医疗,而是一切从病人角度分析问题,考虑问题。这些让蒋女士夫妇倍感安心。之后他们抱着出国散散心以及试一试的态度,决定通过爱诺美康去美国看看。

蒋女士说在推荐医院方面,他们的原则是只为病人找医生,不为医院拉病人,这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商业因素对于重大疾病患者选择的干扰。鉴于美国并没有卵巢癌擅长医院的排名,他们结合美国医院的肿瘤排名以及卵巢癌专科医生的特长,推荐了安德森癌症中心,并各自列出了三位权威的专家。之后蒋女士夫妇选择了位于美国南部休斯敦的安德森癌症中心。在经过了翻译病历、预约、签证、行程安排等环节后,不到一个月,在全程医学翻译的陪同下他们就踏上了出国看病的行程。

到达美国第三天,蒋女士来到了安德森癌症中心。首先要在安德森癌症中心Mays Clinic大楼6楼的妇科肿瘤中心进行新病人注册。按照惯例,医护人员询问了有关患者的个人信息情况,填写注册表格。不过这些表格爱诺美康在国内都已经帮蒋女士填好了。注册时,MD安德森的个人看病账户已经建好,可以随时登录账户查看就诊安排,也可以通过这个账户和医生进行沟通交流,并且这个账户是终生都可以使用。一般说因为语言障碍,客户可以委托爱诺美康来查看他们的“MY Anderson”账户,爱诺美康会将患者“MY Anderson”账户中的费用单、新预约安排、新的报告材料等翻译好发送给患者及家属,也可以帮助患者在看病期间将疑问发给医生。

10分钟后蒋女士见到了预约的专家K教授,安德森癌症中心卵巢癌负责人。K教授详细的询问了蒋女士的身体情况,并仔细地看了她的病历资料英文版,告诉她鉴于在国内做过手术,且做了6次化疗,CA-125指标不降反升,考虑应该是肿瘤有新的转移导致,并安排了抽血化验以及CT检查;整个问诊持续1小时,直到蒋女士夫妇没有任何疑问后,K教授才将他们送出了诊室。

安德森癌症中心影像诊断科位于安德森癌症中心主大楼3楼。由于爱诺美康事先已经告知蒋女士需要空腹,因此检查得以顺利开始。当护士告诉蒋女士,有苹果味、橙味等造影剂可以进行选择时,蒋女士感到非常惊讶,这在国内医院是不可想象的,最后蒋女士选择了自己的幸运颜色“橙”。增强CT检查是不允许人陪同的,安德森癌症中心有很多国际患者,所以做CT的机器有中文提示患者如何操作,比如深呼吸,或做其他动作来配合检查。再次见到K教授时,他仔细看了影像检查,告诉蒋女士引起CA-125升高的原因是卵巢癌局部发生了广泛的细小种植性转移,无法手术,只能化疗,认为国内的化疗方案没有问题,但剂量偏小,没有起到防止转移的作用,之后K教授为蒋女士调整制定了适合她的化疗剂量与周期。这与国内咨询爱诺美康时的建议非常吻合,也符合蒋女士的心理预期,因此蒋女士夫妇同意在美国化疗。

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化疗一般都是门诊化疗,化疗地点在Mays Clinic大楼8楼。每个人的化疗是在一个独立的房间进行,有床、电视,就像一个单人病房。一个病人一个房间很好的保护了病人的隐私,也能让病人能更安心治疗。安德森癌症中心是非常人性化的,考虑到部分患者化疗时间比较长可能会错过餐点,所以在化疗结束后患者和家属可以直接在医院点餐,餐点包括各种口味的三明治(包括鸡肉,金枪鱼肉等),水果汁有苹果汁、芒果汁等,还有牛奶和其他饮料。

蒋女士说与国内化疗难以忍受的副作用不同,美国化疗也有副作用,但与国内相比小多了,“尽管难受但可以接受”。之后蒋女士在美国进行了6次化疗,CA125逐渐降至了正常。之后K教授将化疗方案改为仅用紫杉醇化疗,一周一次。全部化疗结束后,经过影像复查肿瘤的转移灶全部消失。期间的基因检查也显示BRCA阴性,靶向药物不适合她。

目前蒋女士已经结束美国就医回国,谈起自己的赴美之行,她非常感恩国内治疗方案的正确,也非常感恩美国专家对她细心的治疗,当然,她也愿意告诉别人自己的赴美就医经历以及自己对爱诺美康的选择,希望能有更多的重大疾病患者能够接受更靠谱的医疗建议和服务,获得更好的治疗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