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癌3期

发布日期:2016-08-01

2012年对我来说本应是很好的一年,五月份我从大学毕业,九月份嫁给我最爱的男人。但是从2011年底,我开始感觉到腹痛,直到一年后医生才得出诊断说我的腹痛的原因是卵巢癌。

Brandon在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沙滩上向我求婚。我当时太惊讶了以至于忘记了说“我愿意”,留下Brandon一直跪在沙滩上,听着他最后问:“你打算说些什么吗?”

2012年9月5日,我们在我的家乡举行了婚礼。晚宴上整晚都在跳舞,这是我生命中最开心的一天。

但是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我的腹痛变得更严重。我已经摘除了胆囊并且在那一年去了急救室6次。没有人能够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最后在第七次去急救室后,也就是我结婚5个星期后,我被确诊了。

“你得了癌症”。这句话我花了很久的时间去消化。我们问医生如果他们的家人得了癌症,他们会送他们去哪里治疗。医生告诉我们——去MD安德森医院。

手术后,我在阿拉巴马的医院呆了7天。一天当Brandon离开的时候,我的一群朋友来看我,我请求他们帮我照顾Brandon,如果我不能活下去。

第一次去MD安德森医院就呆了7天。在与我的肿瘤医生讨论之后,我决定的治疗计划是3轮化疗,一次手术,然后3轮其他的化疗。在第一次与医生讨论的4个小时之后我完成了第一次化疗。

25岁就被诊断患有卵巢癌3期看起来很不真实,难以接受。但是我努力让我的生活继续,就像没有任何问题一样。当经历你的癌症治疗时,态度是最重要的。当然,我也有很沮丧的时候,但是我有办法可以使自己变得乐观起来。

7月份我结束了化疗,并且得知癌细胞已经被清除了。但是我必须每隔三个月回到MD安德森医院复诊以确保不会复发。

当我们说结婚誓言的时候,我和Brandon都没有意识到“无论生病或者健康都不离不弃”会被验证的这么快。同时也让我们认识到了彼此是多么的重要。

通常,我是比较感性的,而Brandon是比较严肃的。但是在我被确诊之后,他不仅需要学习如何做一位丈夫,同时他还需要学习如何做一名合格的“护理员”。每当我变的沮丧时候他会激励我,当我不想离开床的时候,他会打电话给我或者给我发短信。他总是告诉我,“我们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斗争!”

我们的关系在很多方面都改变了,但是我们仍然是相亲相爱的夫妻,我们仍然在沙滩上见面,而且现在我们的关系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