胰腺癌

发布日期:2016-08-01

在50岁生日后,身为一位证券经理的Guy被诊断为胰腺癌,全身黄疸,疲倦不堪地躺在一家曼哈顿医院的病床上,准备第二天进行手术。

这对于Guy来说简直是个晴天霹雳。他的身体状态一直看起来都是很好的,知道半年前他觉察到胸口有烧灼感和反酸现象,他的内科医生初步认为是胃溃疡,并为他做了检查,而检查结果没发现什么异常。但后来的抑酸治疗无效,随着疼痛增加和类流感症状的出现,Guy的妻子Sally不顾一切地把他送进了急诊室。在4月15日美国国税日,CT检查发现了他胰腺有个肿瘤。“本来我打算今天缴税的,却出现了胃疼,”Guy说,“我知道,接下来他们肯定会让我进行手术的。在那一刻,你有一个肿瘤,你应该把它切除掉,不然不一定能撑到劳动节(五月一日)。”

Kathleen Liles,曼哈顿上西城基督和圣斯蒂芬主教教堂的牧师,Guy的老朋友,那天来探望他。她看了看Guy,建议他去MSK(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进行会诊。目前医院的诊断还不明确这种癌症是否适合手术切除,如果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就进行手术,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Guy联系了MSK外科肿瘤学家Peter Allen。经过对病情的了解,Allen博士建议Guy第二天立刻去MSK检查,因为那里有更专业的医生和更好的影像学技术,这些都是目前医院不具备的。Guy很快就进行了转院。在MSK,Allen博士通过植入支架解除了胆道梗阻以阻止病情恶化。接下来进行了相关检查,包括活检,以明确肿瘤的细胞分型。这有助于制定最佳的治疗方案,对Guy的预后帮助很大。

Peter J. Allen博士

Allen博士在他的胰腺上发现一个巨大的肿瘤,但身体的其他部位并没有发现癌细胞扩散。“这个阶段的胰腺癌患者,他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彻底的切除肿瘤。”他说。

“针对胰腺肿瘤,我们一般分为三类:可切除的、不可切除的及有可能切除的(边缘)。当我们对Guy进行评估时,我认为他的肿瘤是一个边缘切除型。”

首先,缩小肿瘤

内科肿瘤学家Eileen O’Reilly博士认为,如果Guy在术前接受化疗缩小肿瘤,他的生存机率和生活质量将大幅提升,极大机会看到9岁的女儿大学毕业。

Eileen M. O’Reilly博士

O'Reilly博士和他的同事基于新的研究发现制定了化疗方案,他们发现混合4种药物(FOLFIRINOX方案:亚叶酸,氟尿嘧啶,伊立替康,奥沙利铂)比标准化疗更有效。
事实上,这个化疗方案已经在III期临床试验上被证实对胰腺癌患者有效很长时间。直到2011年,FOLFIRINOX方案才逐渐成为转移性胰腺癌的一项治疗选择。O ' Reilly博士向Guy解释,该疗法在他现在这个阶段还不是经常使用,但他的年纪相对较轻,整体健康状况较好,很适合这个治疗方法。“该方案在术前的作用尚未经过研究,但它在目前显然是针对胰腺癌最有效的方案。”O ' reilly博士说,“我们的目标从一开始就定得很高。”

MSK的治疗团队也惊讶于这种药物的效果。三个月的疗程后,一个大约高尔夫球大小的肿瘤缩小得只剩下小玻璃珠那么大。

根治性手术

Allen博士为Guy准备了Whipple手术,该手术旨在完全消除癌症,在切除肿瘤的同时,也需要切除部分胰腺,小肠,胆囊,胆管,在某些情况下,还需要切除部分胃。
Guy的手术很顺利,在MSK住院五天。“住院期间,整个环境都是令人愉悦的,不管是医生,病人还是清洁工。”Guy说,他可以出院了,过段时间再回医院,清理一下手术部位残留的少量液体,其他时间都不需要留在医院里了。
术后两个月,Guy已经从手术中恢复过来,开始了为期4个月的化疗,方案和术前相同,并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接受了放射治疗,目的是杀死手术部位附近的可疑肿瘤。
随着时间的推移,Guy的手脚出现麻木和刺疼,并出现疲劳和“化疗脑”(这是一个评价化疗后认知效果改变的术语)。他的注意力不能很好的集中,学习能力开始下降,而且经常需要休息。
朋友、家庭、同事、和其他的教会成员的支持和帮助,使他保留了幽默感。“我还记得和我的妻子一起去散步,问她是否想穿手套,结果说成了毛巾。”他回忆说,“这成了我们家的笑话,我知道是化疗的副作用造成的,但他们不会恶意的取笑我。”

跟踪随访

现在,已经过去四年了,每隔半年,Guy都要到MSK进行复查。O'Reilly博士说,据统计,Guy是幸运的,像他这种病情的五年生存率是很低的。
“我觉得要是我在其他医院治疗肯定不能活到现在。”Guy说,“我非常庆幸来对了地方,这里的医生有丰富的知识和专业的技术,并有足够的勇气用正确的方法来治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