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治疗才能战胜淋巴瘤

发布日期:2016-08-08

2000年8月,我开始感觉很累,像是拖着两条腿走路。9月,我的胃部灼热,不太严重但还是很不舒服。我想不能在拖下去了,就去医院看了医生,医生告诉我说是胃酸反流,给我开了一些药,灼热感消失了,也就没太放心上,以为真的是胃酸反流。

但是大概一个月后,我的右侧腹部剧烈疼痛。最终,我11月份去附近的医院看了内科并告诉医生右侧疼痛。医生给我做了血液检查,结果显示我的肝脏有问题。接着他又给我做了肝脏超声波,也显示异常。

2001年1月。医生建议我去布鲁克林的一家医院做全面的身体检查。我花了一个星期,接受了成套的检查,包括肝脏活检和CT扫描等,结果显示是淋巴瘤。

我的内科医生知道我的病情后,想让我在他所在的医院治疗。但是一个朋友跟我说,“你为什么不去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他们在这方面很权威。”我立即上网搜索了各种信息。权衡再三,决定采纳朋友的建议。但问题是我对这种病一无所知,不会预约,也不知道该找谁帮忙。最终在朋友的帮助下,我联系上了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但由于我说不清楚自己的病目前是在哪个阶段,也不知道疾病的很多细节,他们建议我把检查结果和报告传真过去,一周后就给了我回复,帮我约见了诺伊医生。

在看了我的检查结果和报告后,·诺伊医生一脸凝重,告诉我高度怀疑我的病是弥散性大B细胞淋巴瘤。接着给我做了几项检查,最终证实了之前的怀疑,确诊为弥散大B细胞性淋巴瘤,这虽然是一种十分常见的淋巴瘤,但由于之前的误诊和拖拉,已经到了相当严重的阶段了。

淋巴瘤不是一种疾病;它实际上包括大约50种不同的疾病。他们被分为两大类:较严重但是可治愈类型;和较轻但是慢性类型。我得的(弥散大B细胞性淋巴瘤)是最常见的恶性可治愈淋巴瘤。

我第一次和诺伊医生见面是在2001年的情人节。之前一直很忐忑,怕她也会像我之前的医生那样对我随便敷衍,在真正见到她的时候,我心里的大石头就完全落下了。她很和善、很坦诚,对我说我这种病没有神奇药片,能够一吃就好,我需要接受化疗,她还跟我详细解释了整个过程。

我很感谢她的直接和诚实,因为我是一个直率的人,不需要因为考虑我的感受刻意隐瞒我什么,我需要知道的是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我才好做好应对的准备。

两周后,开我始接受化疗,时间是2001年2月28日。2月底到5月初,我接受了6轮的化疗。最后一次化疗结疗后,我做了CAT扫描和PET扫描。当诺伊医生告诉我PET扫描是阴性的时候我真是高兴坏了,像中了500万大奖一样。

治疗结束后,每过几个月我都会去诺伊医生那做CAT扫描。我从没奢望过化疗会结束,因为我一直担心癌症会复发。但是很快我只需要每三个月去一次,然后是每六个月一次,最后是一年一次。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