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位自体骨髓移植患者

发布日期:2016-07-27

Needelman是一位非霍奇金淋巴瘤生存者。2008年,她重返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让她拥有第二次生命的地方—庆祝她的“20岁生日”。

20年前,Needelman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接受了自体骨髓移植手术。20年后,2008年4月15日,她与丹娜法伯的医务人员共同庆祝她接受自体骨髓移植手术20周年纪念。那天,她与她的主治医师Lee Nadler博士开怀畅谈,与照顾她的护士热情拥抱。20年前,自体骨髓移植手术还是一种实验性治疗。Needelman有资格参加当时由Nadler博士和Arnie Freedman博士领导的自体骨髓移植手术临床试验。从骨髓移植手术之后到现在,Needelman从没出现过癌症复发。

左起: 患者丈夫Jerry,患者Needelman,医生Lee Nadler庆祝无癌20周年纪念

62岁的Needelman说:“当我被诊断出患有晚期非霍奇金淋巴瘤之后,芝加哥的一位医生告诉我, 我的生命可能只剩下八年的时间了,不管我做什么都无法改变这一结局。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对他们说,如果他们能让我看到可以证明这一结果的证据,我就无条件接受该结果;如果他们不能,我绝不会就此放弃。”

Needelman的丈夫Jerry四处寻找淋巴瘤治疗选择,丹娜法伯的名字经常出现在他眼前。然而,Needelman却无法找到匹配的异体移植供体。

由丹娜法伯Nadler博士和Freedman博士领导的研究小组是最先开创自体移植的研究团队之一。自体移植指的是患者体内的组织被提取出来,然后加以处理,在治疗后再将其重新输注到患者体内。

“由于她的骨髓受到了淋巴瘤细胞的污染,所以她没有资格接受传统的自体骨髓移植手术,”Nadler博士说。Nadler博士现在是丹娜法伯实验医学的副主任以及丹娜法伯临床和转化研究中心的主任。“我们使用由我们实验室研发的单克隆抗体来清除她骨髓中的淋巴瘤细胞,让她有机会接受具有治愈可能的治疗方法。”

Needelman回忆说,自体骨髓移植手术本身虽然很艰苦,但其结果是令人兴奋的。“我记得,当我的骨髓被重新输注到我体内时,护士们为我唱‘生日快乐歌’,”她笑着说。当时,接受治疗的Needelman被隔离了29天。如今,在丹娜法伯研究院接受治疗的自体移植患者只经历两周或更短的隔离期。

Needelman出院回家后又开始了她的忙碌生活。她不仅是一位好妻子、好母亲,还是一位具有专业资格认证的基金经理。后来,她取得了注册会计师的执业资格。此外,她还是法庭指定的专门律师,为受虐待和受忽视的儿童提供帮助。在过去的9年里,每年秋天,她不仅前往丹娜法伯接受体检,还和她的家人一起参加波士顿马拉松徒步跋涉比赛。“Needelman队”已经为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筹集了八万美元的捐款。Nadler博士和其他医务人员也陪着Needelman一起走完26.2英里的比赛全程。

在2007年的徒步跋涉比赛上,Nadler博士给Needelman拍了一张照片。在2008年4月15日的庆祝活动上,他把这张照片送给了她和她的丈夫Jerry,并在照片上写下:“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Needelman说,她已经打算在2018年再来丹娜法伯庆祝她的“30岁生日”。同时,她仍然是一个大忙人,既要打理她的珠宝生意,又要照看她的孙子和孙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