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诊,癌症治疗的关键一步

发布日期:2016-07-27

Ray是一位性格外向的保险顾问,她喜欢人们叫她Ray。她是美国第25例,世界第61例被诊断出患有因乳房植入物相关的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ALCL)。这个诊断彻底打乱了她的生活。

“我总是说癌症就像一扇打碎了的窗户,”她说。“碎玻璃满地都是,你需要清理残局并且努力思考如何修复它。”

2007年,一年一度的健康体检显示Ray的胸部有一个肿块。穿刺显示Ray患有乳腺癌。因为一边胸部有一个肿块,Ray在2007年4月经历了两次乳房切除术,紧接着进行了一个疗程的化疗。

“这是我的选择,”她说。“虽然并没有任何癌症史。”Ray仍然记得在第一次乳房切除术后,当胸部的绷带被拿掉时的感觉。

“洗澡时候我的泪喷涌而出。”她说,“我的丈夫安慰我说,‘不要哭,你唯一不见的是癌细胞…’”

在乳房切除术的4个月后,Ray进行了基因检查,结果显示因为携带有BRCA2基因,这种基因会增加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危险。2008年4月,为了以防万一,她回到医院接受了子宫和附件切除手术。

2次手术之后,Ray在感情上还没有准备好接受乳房再造术。

“当癌症闯入你的生活,你很难思考前面的路,因为癌症突然就来到了你的面前。”她说。“死亡和死亡率就在面前。”

可想而知,没有乳房的生活是十分艰难的。Ray不能在镜子前看她自己,她讨厌沉重的假胸,不能穿性感的衣服。2008年她最终决定接受胸部硅胶移植。

之后,Ray终于觉得自己的生活变得正常了。她把生活重心都放在了家庭上。

“我现在有我的小家庭,我的房子我的花园,”Ray说。“生活很美好!”

原以为,幸福的生活可以这么一直持续下去了,但到了2013年,Ray遭遇到了更大的麻烦——她的右胸开始肿胀并且很快肿成原来的两倍。

她的整形医生,是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的专家,看来Ray的情况后决定为她做乳腺癌和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的检查,这个决定最终拯救了她的生命!

如果我的医生不知道硅胶移植可能跟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相关,我很有可能被当做乳腺癌治疗,这样我的情况会变得更差,”Ray说。“有多少女性也经历过相同的考验。”

在整形医生的指导下,Ray开始搜索ALCL,但是由于这个病很少见,所以搜索起来也没那么简单。她发现很多患有ALCL的女性都被误诊为乳腺癌患者治疗。

但是当她了解到MD安德森癌症中心在美国治疗过很多ALCL病例之后,她说:“不用再考虑,我直接去MD安德森!”不仅是因为MD安德森医院接受并且治疗了美国大部分患有ALCL的患者,还因为MD安德森有一位撰写了世界上60例长期治疗ALCL患者研究的Roberto Miranda博士。


在MD安德森,Ray接受到Mark Clemens和Michelle Fanale博士对她的治疗。Clemens博士移除了Ray胸部的硅胶,十分幸运的是,她不需要再做化疗。

“我有最好的医疗团队——Clemens和Fanale博士,医疗团队里还有其他的医生。他们都太棒了!”Ray说,“对于他们来说,我是Ray,不是一个数据。他们关心的是我的生命以及这个疾病给女性患者可能会带去的一些麻烦。”

Ray的癌细胞再次被清除了,但是她仍然在跟她自己的外在作斗争。

“当我脱掉衣服的时候,我的胸部还是让我很难过。”她说,“我看起来不再像一个女人。但是对我来说振作起来去帮助其他的人更重要,因为这是我的勇气徽章。”

2011年11月,食品与药物部门发布了关于胸部移植物对可能导致ALCL危险的官方警告。自从那之后,Ray开始热心于帮助那些胸部有移植物的女性提高意识。

她开始建立她的博客,提醒女性关于ALCL的危险,虽然这种疾病很少见。她在电视上和杂志上都讲述了自己的故事,甚至组织了一个跑步项目帮助筹款了11,000美金以做研究经费。

Ray说她不是劝说女性将胸部的移植物移除,而是改变人们对胸部移植物的看法。

“我只是想确保那些有乳房肿胀症状的女性同时也检查ALCL的可能性。”她说,“知识就是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