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期结肠癌

发布日期:2016-08-29

回想的话,我的结肠癌的诊断是非常明显的。2006年12月,我的胃肠病医生让我再去做一次血常规检查,他问我是否感到疲惫,我回答说:“当然,我最近刚装修完一个浴室,我的妻子正在怀第三个孩子。”


坏消息就是那时候知道的,医生说我已经失去了一半的红细胞,这可能与我13年前诊断的溃疡性结肠炎有关。事实上,我不仅没有意识到我的红细胞在流失,我真的以为我在溃疡性结肠炎方面做得已经好多了,然而事实上,从我最后一次年度做的结肠镜检查后,我就患了结直肠癌。

4期结肠癌诊断

2006年1月,我做了全结肠切除术。醒来后,医生告知我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腹腔和淋巴结,愚蠢的是,我还在网上搜索了4期结肠癌的生存率,并问我的医生我是否需要处理好我的身后事务。

他说,“如果你一直想去爬乞力马扎罗山,你就付诸行动。”我吓坏了,医生接着对我说,“别担心,我也会对下一个病房的人这样说的。”

做了手术的几周后,我的妻子生下了一个女儿,女儿转移了我对癌症的恐惧,鼓励我继续战斗。

来到安德森癌症中心

不经思考,我决定去安德森癌症中心。2006年2月,我接受了一个名为XELIRI(卡培他滨+伊立替康)的根治性化疗。在接受了20周的化疗疗程后,我做了两个腹部大手术来实现小肠改道,称为J型贮袋。

J型贮袋是造瘘袋的一个替换选择,我可以很确定地说,没有结肠后,比起之前有结肠时受溃疡性结肠炎折磨,我感觉好多了。

完成XELIRI化疗后,我的病情看起来比较稳定,但在停止化疗11个月后,医生发现结肠癌在我淋巴结部位复发。接着我开始接受长期化疗,它包含3种不同的联合化疗方案。方案是根治性的,所以这段时期很难熬,我的体重一度降到146磅,我可是个2米高的人!

2010年5月,我有了2个月不用接受化疗的停药期,接着2个月变成了6个月,6个月变成了1年,停药期一直持续到今天,已经有6年了,我的癌症还是处于缓解期。

我认为之所以现在我还活着是因为根治性的手术和化疗方案,以及家人和朋友的关心。我的妻子,Michelle,是一个真正的英雄,在帮助我度过治疗的艰难时光时,她还照顾我们的宝宝和另外两个年长的孩子。

从4期结肠癌中学到的经验

尽管我从4期结肠癌中存活下来,但我失去了我的母亲和3个好朋友,我现在意识到,得结肠癌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而我被诊断为晚期,治疗就更艰难了,但我学到了一些重要的经验:

做个和蔼的人,接受他人的帮助。

起初,我礼貌地拒绝了朋友和领居的帮助及吃饭邀请,认为我们自己能够处理这些,但当我之后帮助其他患有结肠癌的人时,我才意识到帮助和支持是多么重要。

大方地接受帮助是给别人的一个美妙的礼物,当你拒绝了他们时,你不仅失去了一顿美味的午餐及一段美好的友谊,还剥夺了对方帮助你的愉悦之情。

不要害怕跟别人谈论你的疾病

结肠癌并不容易说出口,在我第1年接受治疗的时候,我不愿和别人谈论我的身体状况。但在2007年,结肠癌复发的时候,我更乐于去谈论这种疾病。在这一过程中,我认识了很多支持我的新朋友,现在我意识到这是我们做过的最棒的一件事了。

我们需要提高对结肠癌和直肠癌的认识,只有通过谈论它,我们才能让别人更早地发现疾病,并尽早接受治疗。

这是为什么我参加今年安德森癌症中心举办的结直肠癌预防与教育(SCOPE)的5000米赛跑,这项运动为大家加深了对这个可怕的疾病的认识、预防和治疗。

这也给我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可以去和其他正在与结肠癌作斗争的人建立友谊,毕竟,这让我知道,我们不是在独自对抗这种疾病。

来源:https://www.mdanderson.org/publications/cancerwise/2016/02/my-stage-iv-colon-ca.html

爱诺美康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