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安德森癌症中心治疗结肠癌

发布日期:2016-08-01

阅读提要
◇我是一名结肠癌复发患者,去年4~10月在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接受治疗,一个月办好了赴美国的医疗签证,手术非常成功,目前体内已查不到癌细胞。
◇安德森门诊楼大厅,很安静,人不多,和五星级酒店的大堂一样,温馨而有情调,放着舒缓的音乐,患者坐在角落的候诊区看书、看报喝着免费咖啡,分不清护士、患者和家属。除了偶尔走过一两位白大褂,很难察觉这是在医院。
◇每次问诊时间都接近一个小时,医生问完,我们提问,直到想不出需要再问的问题,医生才客气的把我们送出诊室,这里绝对没有 “红包”一说。
◇从手术安排单上,我看到一共有8位医生为我手术,11个小时的手术,医生每一步细节全程录音,整理成完整的手术记录足足有50页厚,这与我们国内的一张纸手术记录有天壤之别。
◇从ICU出来,护士给我吃的第一种食物竟然是小冰块,口干舌燥的我含着小碎冰块慢慢融化,顿时感到身体舒服极了,直到出院,一直喝冰水,从未发烧。
◇术后第三天,护士来给我清洗伤口,本以为会用酒精或碘伏来清洗,没想到护士用自来水将方巾打湿后拧干,直接给我清洗伤口,妻子见状立刻目瞪口呆。
◇我在安德森治疗的整体花费是30余万美元,本应20万美元就够了,因为我赖在医院多住了10天,住院费非常贵,每天约1万美元。

全球最好的肿瘤医院在哪?
除了肿瘤科医生,知道的人可能不多,更别说去那里治疗过。
我也和国内其他癌症病人一样,渴望找到全球最好的肿瘤医生,得到最好的治疗。心急如焚之间,找到了全球最顶级的肿瘤医院——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在那里我的结肠癌得到了控制。

■80%的5年生存率决定一试

目前我已回北京康复休养。去年4~10月在美国休斯敦的安德森癌症中心接受了结肠癌根治术治疗,目前看来治疗很成功。
我刚五十出头,2009年底体检时查出结肠癌,已到了糟糕的三期,幸运的是没有转移。确诊后家属和医生都瞒着我,并很快安排我做了手术。去年经过解放军总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手术和化疗后,病情基本得到了控制,还算幸运。
去年3月复查时查出肠癌复发,复发部位在手术的吻合口部位,意味着前期的治疗前功尽弃。便又开始找关系、找医生治疗,北京最优秀的治疗结直肠癌的大夫都看过了,大家都建议继续化疗,但不排除再次复发。
绝望之时,朋友提议到国外去治疗,哪里最好就去哪。发现安德森癌症中心是全球最顶级的肿瘤医院,那里肿瘤患者5年生存率高达80%,美国平均水平也只有60%,我国整体仅25%左右,如此好的声誉让我下定决心去那里试一下。
很快我们就找到了一位熟悉安德森国际医疗的机构,同意帮我去安德森治疗。第一步是把我的所有病历资料发往安德森,一周以后,收到消息,安德森的医生接受了我去那里治疗的申请,并发出了邀请信。交过1.26万美元的保证金后,便开始着手办理签证,大约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在美国大使馆面签后,同行4人均拿到了美国医疗签证。
在办理签证过程中,我们才了解到,拿到安德森的邀请信并不容易。安德森的医生也会挑选病人。他们倾向于高发病率肿瘤,且中美治愈率差距较大的病种。

■门诊大厅像五星级酒店

4月11日,我们如约飞往美国休斯敦,休整一周后,按照预约的时间,去看主治医生米盖尔。
第一次到达安德森门诊大楼时,以为是先到一家酒店等候,门诊大楼一点也没有国内大医院的拥堵混乱。我们车刚停下,一位彬彬有礼的服务生就来迎接我们下车,并将车停到车库,这同五星级酒店的服务没有什么区别。
进入门诊大厅,很安静,人不多,和酒店的大堂一样,温馨而有情调,放着舒缓的音乐,患者坐在角落的候诊区看书、看报喝着免费咖啡,分不清患者和医护,因为每个人的表情都非常放松。除了偶尔走过一两位白大褂,很难察觉这是在医院。

我紧张的心情放松了很多,在候诊区等了约一刻钟,我们如约进入诊室,见到我的主治医生米盖尔,他是一位40岁左右的年轻医生,我刚坐下,一位中国翻译就推门进来,她也来自北京,是医院专门聘请的一名中国翻译,这让中国患者感到可信、亲切。

医生在确认我妻子的身份并征得我同意她在场后,开始了问诊,米盖尔很幽默也很细心,这是我确诊癌症后第一如此放松的和医生交流。整个问诊长达一个小时,他问的非常细,问完了便让我们提问,什么问题都可以,他实话实说,有多少把握毫不保留,直到我实在想不出问题,他才客气地把我们送出诊室,值得提醒的,这里没有“红包”一说。

接下来就是医生预约我们了,他排出了下一次见他的时间,通过安德森医院的网站就可以查到,时间精确到几点几分,按照预约的时间去,确保不误。
一系列检查后,米盖尔非常自信地告诉我们,“好消息,癌症确定没有转移,战胜的把握很大”。他的信心也迅速传递给了我。
很快他就为我制订了治疗方案,和国内先手术、再放化疗的程序不同,他让我先接受26次放疗,然后休养两个月,再手术。放疗期间很轻松,没有出现口干舌燥、恶心呕吐等副反应。据病友们介绍,安德森的放疗精准全球领先,直接作用于病灶,最大限度的避免了损伤其它组织。

■11小时的手术

休养两个月后,我便开始接受手术治疗。
从手术安排单上,我看到一共有8位医生为我手术,包括主刀医生、放疗医生、血液科医生等多学科。手术共进行了11个小时,家属在手术室外等候,家属的任务是随时了解手术进展,从手术开始,到每一个环节完成,负责的医生都会出来给家属交代,并解释其理由。
手术中,我隐约中听到医生手术时一直在说话。等我们从ICU(重症监护室)出来,拿到手术记录时才明白,医生在手术过程中,每一个步骤都做了详细的描述和解释,旁边放有录音笔,手术结束后,专人会将录音整理成完整的手术记录,足足有50页厚,这与我们国内的一张纸手术记录有天壤之别。“这就是安德森有名的团队实力。”米盖尔后来告诉我们。

■术后吃的第一种食物是冰块

手术后的康复更是让我开了眼界。从ICU出来,护士给我吃的第一种食物竟然是小冰块,我妻子赶紧拦住,“他怎么能吃冰块呢?这样会发烧的!”护士马上微笑着解释,“请放心,没问题的,这个更棒。”半信半疑间我张嘴吃下了小冰块,口干舌燥的我含着小碎冰块慢慢融化,顿时感到身体舒服极了,慢慢从接受到了喜欢。第二天下午,护士直接打了一杯冰水给我喝,随后十来天里,每天都是喝冰水。直到我离开美国,从未发烧。

另外就是清洗伤口,美国护士也让我们的观点颠覆。术后第二天,护士来给我清洗伤口,本以为和国内的清洗一样,护士会用酒精或碘伏来清洗伤口,没想到护士来了找我们要小方巾,那条入院时和病号服一起分发的小方巾。妻子找出小方巾,护士拿着小方巾就用自来水打湿后拧干,接着用这个小方巾给我清洗伤口。妻子见状立刻目瞪口呆,我也觉得不可接受,护士马上给我们解释:请放心,所有的病人都是用自来水清洗的,没有问题,不会出现你们担心的感染问题。我们还是半信半疑的接受了,术后我确实没感染,出院后妻子也用自来水清洗伤口,依然没有问题。
康复期的饮食,医院提供一些,如果觉得口味不合,医生会专门提供一份营养食谱,家属按照这个食谱做就可以,刚开始以流食为主,很快就正常饮食了,没用过营养液等。
出院康复一个月后,复查没有查到癌细胞,医生说三个月后再来复查,我们便回国休养。

■半年医疗花费约30万美元

在安德森治疗期间,我的整体花费是30余万美元,本应20万美元就够了。之所以高出了10万美元,其实是我多住院了。
按照安德森的规定,除病情特殊外,手术病人最多住院时间为5天,超出5天美国医保是不报销的,住院费用非常昂贵,一天约1万美元,因为我抱的希望是一定要放心了才出院,虽然医院通知了几次让我出院,最终还是赖了12天,医院实在不能容忍了我才出院。加上前期检查治疗我要求住院了3天,一共超出正常住院日10天,所以花费也贵出了约10万美元。
美国的医疗费包含三个部分,医生的服务费、医院检查耗材病房费和药费三部分,药是可以在院外药店购买的。
去安德森治疗,家属租住公寓也比较方便,得克萨斯州立大学医学中心实际上是个医院集群,除了安德森癌症中心,还有比如妇科、儿科、心血管等专科医院,那里汇集了全球很多国家的病人前去看病。
安德森癌症中心享誉全球,很多国家的病人都前往治疗。
据说,安德森在治疗黑色素瘤方面效果要好于我们,住院时我认识的一位患有黑色素瘤的国内患者,在国内已经没有治疗希望的,在安德森治疗一年半后,黑色素瘤体已经缩小了约80%,目前还在安德森康复治疗。

我虽然没有接受化疗,但我也听说了一些在安德森化疗的情况,那里有很多国内没有上市的新药,尤其有针对性的分子靶向药物。如果是过了专利期的药,价格反而比国内还便宜,同样的药,副作用要明显小于国内,还有很多免费试验新药的机会。
我体验了中美各自最顶级的肿瘤治疗方法,确实被安德森医院和医生的温暖、高水平和团队职业精神所打动,希望我的经历对正有此意向的患者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