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乳腺癌 新药带来新希望

发布日期:2016-10-18

2013年,Gail做常规乳房X光检查时,被诊断为乳腺癌,在这之前,她感觉到唯一的不对劲就是右乳房轻微的增厚。

“差不多3年时间,我没有做常规乳房X光检查,因为我没有任何患乳腺癌的风险因素,”Gail说,“但左边的乳房比右边的乳房看起来小点,这倒是很可疑的。”

因为Gail的医生以为安德森癌症中心预约会比较慢,所以她给Gail推荐了另一个肿瘤医生,但Gail回家后就马上跟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医生进行了预约。


“2003年,我父亲得了肺癌,我和他一起去了安德森癌症中心,它以患者为中心这点让我感到特别感动,”,她说,“我现在都还记得那种感觉,尽管它是个很大的医院,它运作得很快,不到一个星期我就和医生见了面,我就住在休斯顿,离医院只有20分钟车程。”

去安德森癌症中心治疗乳腺癌

安德森癌症中心,Chavez Mac Gregor医生做了多个检查来确定Gail的乳腺癌所处的阶段,最初,她被诊断为IIB期乳腺癌,但因为癌细胞已经扩散到骨头,后面又重新诊断,为IV期转移性ER+,HER2-乳腺癌。

“Chavez  Mac Gregor医生跟我说了很多,而且她看问题很积极”,Gail回忆说,“她说,即便最后疾病没有治愈,我们也可以继续治疗,一种治疗没效果,我们可以试另外一种。她让我试着把乳腺癌看成是糖尿病这样的慢性疾病,需要一直接受治疗。”

临床试验可以改善标准治疗

Chavez Mac Gregor医生给Gail开了一种叫Letrozole的抗激素药,并鼓励她参与另一个叫Ibrance的药物的临床试验,因为它治疗效果很好。当Ibrance用于病人的标准治疗时,剂量会双倍,有时候会增加到3倍,直到IV期乳腺癌进一步恶化。“当我参加临床试验时,药物仍处于测试的早期阶段,所以只是个数字”,Gail说,“但很快很多人关注了这个实验,因为它治疗效果好,我的肿瘤缩小了70%,从2013年11月开始,我的癌症一直没有恶化。”

临床试验的好处

现在,Gail跟人们说她在安德森癌症中心的临床试验中获得的好处。

“对自己先到这里这个决定,我感到很高兴,因为差不多3年了,我的疾病一直很稳定,没有恶化”,Gail说,“而且这个临床试验只在这里进行。”像很多其他人一样,Gail最开始认为,临床试验应该作为最后的手段,或者是你已经别无他法后的选择。“对于用一个临床试验作为一个最初的手段,我曾经也感到惊讶,”Gail说,“但是,如果有人也给你提供了一种药物的临床试验,使用临床药物并不意味着你已经无路可走,但不使用它可能会让你错过一种治疗效果极好的新药。”

2015年2月3日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已经加速批准了IBRANCE®(palbociclib)联合来曲唑作为内分泌治疗为基础的初始方案用于治疗ER+/HER2-绝经后晚期乳腺癌。FDA是基于其无进展生存期(PFS)加速批准了这一适应症。

来源:

https://www.mdanderson.org/publications/cancerwise/2016/10/clinical-trials-new-cancer-treatments.html

【爱诺美康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