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得了乳腺癌怎么治疗?

发布日期:2016-07-27

在Puopolo博士(布列根和妇女医院的一名新生儿医生)即将迎来她第四个孩子降临时,她感觉到有点不正常——左侧乳房里有个肿块,但Puopolo认为是乳管堵塞,或者孕期的其它症状。妇产科医生告诉她不要担心,作为一名医生和研究员,Puopolo选择“观望”。

然而,当肿块越来越明显时,她的女儿约9个月大,Puopolo停止了母乳喂养。Puopolo经过超声波、乳房X线和活检的最终检查结果显示她患上乳腺浸润性导管癌IIA期。它生长在乳管膜细胞里,还未扩散至淋巴结。

42岁的Puopolo有四个孩子,还有一份全职工作,癌症的噩耗令她既震惊又害怕,还让她几近疯狂。“天啊,我刚生下了一个孩子。虽然我知道我患乳腺癌的风险很小,但是我从未想过它会真的会发生,”    

根据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报道,乳腺癌是孕期女性和产后女性中最常见的一种癌症,大约3000个孕妇中会有一位患乳腺癌。在人生这个特殊阶段中,乳房自然变大和增生会干扰早期的癌症检查和诊断。

发现癌症后,Puopolo在丹娜法伯接受了4个月的化疗,阿霉素、安道生和紫杉醇这三种药每两个星期给药一次。紧接着进行了乳房切除术和乳房再造术,同时还要吃其它的抗癌药。化疗会引起体虚、疲劳、恶心、体重下降等, 但Puopolo对这些药物反应良好。

今年冬天,Puopolo得到一个令她沮丧的消息,医生在她胸壁乳腺癌处发现了一个可疑的结节。活检和手术切除后的检查表明它还是浸润性导管癌。尽管癌症未扩散,基因检测表明它复发的风险高于正常水平。Puopolo的医生建议她接受放疗和6个多月的化疗。

此外,她还选择切除两个卵巢,计划吃芳香酶抑制剂药,通过抑制雌激素降低癌症复发的风险。

平时,她坚持爬楼梯,还同丈夫Steve Melly在麻省纽顿市附近长时间散步,她通过这两种锻炼方式尽力保持体形和身体健康。

锻炼和丈夫、孩子(现在四个孩子年龄最小的3岁,最大的16岁)的支持让她顺利地度过了艰难时期。

“丹娜法伯是一个特别好的医院,”Puopolo说,“那里每个人都很友善,尊敬他人,还很专业。我的肿瘤医生Ann Partridge非常优秀,肿瘤科护士Deb也是上帝赐予我的恩人。我的医疗团队人员没变,而且现在放射肿瘤科的Jay Harris博士也加入了。”

因为Puopolo是一名医生和研究员(她研究新生儿的感染性疾病),所以她更方便查找科学文献,权衡各种治疗方法的利弊。“我是一个非常明智的人,”Puopolo说,“我相信任何事情都会有个好结果,但在我的治疗上,我不能自欺欺人。不过,如果我选择不治疗,我就是在坐等死亡的到来。”

Puopolo同时扮演着患者、医生和母亲的角色,她明白只有积极面对恐惧才能帮助自己。去年夏天,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一个专题研讨会上,她结识了医学领域其她的女性朋友,这些参加研讨会女性讲述了她们自己的医学技术和职业目标。在为期三天的会议中,Puopolo意识到因为乳腺癌,她无法制定一个未来5年的学术计划。她对自己说:“我已经度过了那个可怕的阶段。我不能再忽视我的生活了。”

Puopolo极力主张孕期和哺乳期女性要时刻关注自己的健康,尽管当时她们体内的荷尔蒙及其它激素正在发生变化。她建议:“如果几个月后,症状没有好转,要去做一次检查。”医生会给你一些合理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