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看病 当靶向药物不适合我

发布日期:2017-02-28

专注重大疾病的出国看病服务机构爱诺美康介绍,近年来不少肿瘤患者开始选择出国看病,许多在国内治疗失败的患者在国外找到了新的靶向药物,其中一些中介也将肿瘤的靶向药物作为卖点诱导患者出国看病。事实上,有一部分出国看病患者,在国外并没有合适的靶向药物,但通过个性化的化疗,也获得了很好的疗效。

闫先生于2012年3月因肺部阴影就诊于上海胸科医院,诊断为肺癌。2012年4月在全麻下行左下肺切除术,术后病理为:左肺下叶基底段肺腺癌,腺泡样及乳头状混合亚型,中低分化,脏层胸膜广泛转移癌。术后于2012-4-26日起给予化疗4次(泰素240mgD1+顺铂50mg D1-3),化疗后复查胸腹部CT及颅脑CT未见明显复发及转移病灶。

2014年6月复查CT提示纵隔内可见肿大淋巴结,左侧锁骨上淋巴结肿大。在上海伽马医院行纵隔左锁骨上野局部放疗DT 44Gy/22F。基因检查示:EGFR+。2014年8月患者开始口服靶向药物特罗凯150mg/天。2015年6月复查影像提示纵隔淋巴结再次增大,肺内新增转移灶,特罗凯失效。


国内医生紧锁的眉头让我决定选择出国看病,为谨慎起见,我分别咨询了多家中介机构。一家机构在听说我准备出国看病时声称接诊了很多肺癌患者,很多患者均使用了靶向药物获得了缓解,并且说美国化疗几乎没有副作用。另一家机构则让我尽快提交病历,发给美国的专家顾问团队评估,并声称雇佣了很多美国医生做顾问。从事投行工作的我,尽管已经到了病急乱投医的程度,但多年的理性思维让我保持了一份冷静,这种不考虑病情、逐利式的咨询让我非常反感。

谈到为何选择了后来改变自己命运的出国看病服务机构爱诺美康时。闫先生说,一开始自己并没有考虑他们,原因是他们在深圳。但爱人一再坚持多问多打听,多对比,还说美国这么远我们都不怕,深圳算什么。之后我们夫妻二人才一同来到了深圳当面咨询,接待的医生是陈浩凡博士,在详细了解了我的病情后,陈博士并没有急于宣传美国的各种优势,而是提供了一份美国最新的肺癌批准靶向药物清单,同时告诉我出现复发后,通常美国会重新做活检,重新进行基因检测,原有的基因突变甚至会消失,靶向药物可能并不适合了。

当几乎所有的服务机构把美国靶向药物众多作为一个宣传、销售的策略时,爱诺美康这种踏实靠谱、完全透明的咨询风格彻底打动了我,随即我们委托他们办理出国看病。根据肺腺癌复发的特点,在安德森癌症中心、哈佛附属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麻省总医院等美国肺癌优势医院中,为我推荐了最好的三个专家。最后经过我医生朋友的再次确认,我选择了其中主攻肺癌的A教授。

在顺利办完出国看病医疗签证后,我们在全程翻译的陪同下前往了美国。到达美国后入住了爱诺公寓,配备了一对一专职翻译陪同、一对一专职司机、一对一专职保姆,这让我能够更安心在美国看病。

在见到美国专家后,正如陈博士之前判断的那样,美国医生在进行了影像检查确认疾病复发后,安排我进行了肺部穿刺以及后续的基因检测。20多天后,我的基因检测报告提示:没有任何基因突变。尽管不能使用美国新的靶向药物,我有些失望,但出国看病机构中肯的介绍,让我有了合理的预期,之后接受了美国专家的化疗方案(卡铂、培美曲塞)。

在美国经过近4个月的治疗,奇迹发生了,肺内的转移灶已经消失,纵隔的肿大淋巴结也缩小了60%以上,化疗的副作用,恶心、脱发也有,只是程度完全能够接受。之后A教授欣喜的告诉我可以回国了,并推荐了上海的医生给我巩固治疗。

出国看病在美国治疗期间,我还认识了病友陈女士,她在波士顿治疗乳腺癌肝转移,尽管病情相当重,但她乐观的治疗态度感染了我,让我度过了在异乡寂寞的时光,增强了战胜疾病的信心。

出国看病对于我现在已经不单单是个选择,更多的是我的求生希望。我的经历也告诉类似我的患者,在经济能力与合理预期下完全可以选择出国看病。在选择中介机构时,一定要选择靠谱、中肯的机构,一定不要选择商业味太浓、逐利的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