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歌手赴美治疗肺癌

发布日期:2016-12-16

汪女士是专注重大疾病的服务机构爱诺美康转诊的一名年轻肺癌患者,希望她对工作的热爱以及对癌症的乐观态度能帮助一样身患癌症的患者,乐观态度和科学的治疗才是患者的出路。

只要一听到台下观众的欢呼和呐喊就会全身充满热血,这也是当初迷恋舞台,迷恋音乐的原因。同时也是每一个音乐人热衷于舞台的原因,北漂十年,逐渐在北京音乐圈搞出了点名堂,不成想被命运给退货了,要我滚回去重新投胎!去年被查出了癌症!还记得那天,演出结束后,还没等谢幕,一阵猛烈的咳嗽袭来,我几乎窒息,近几年一直有莫名的咳嗽和胸闷,但是没成想是癌症!拿到医院的病理确诊单——肺癌晚期。当晚就住进了301,当时我还是挺乐观的,也正是这种乐观一直在我的治疗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周围有些病友其实比我的情况要轻多了,但每天都跟自己要马上断气儿了似得,整天连个床都不下。其实我就挺想跟他们唠叨一句的:您这一天天地吃了就睡,醒了就望着天花板,想着自己将不久于世,这就是一正常人都会憋出病来,何况本来就有病!说句不好听的话,我就觉着有些得了癌症的人最后都是自己把逼死的,自己先判了自己死刑,还是没有缓期的那种。

在北京治疗期间我只要逮着空就会溜出医院,不想让那一尺病榻束缚了我的身体进而束缚了我的灵魂,然后让我拜倒在病魔的脚下,我一直坚信事在人为!对于美国医院的癌症治疗技术我是相信的,一起搞乐队十几年来什么没见过,一个癌症不算啥,出国看病去美国!

研究对比了几家机构,那种声称自己跟美国医院有“后门”的首先就被我pass掉了,美国的医院对于所有的患者是一视同仁的,一律按照规定的预约程序走,没有什么人情关系可以走。最后,经过筛选,我们选择了性价比高的一家深圳机构爱诺美康。


他们在美国肿瘤排名前五的医院中,对比所有专家后,推荐了三个肺癌专家给我,让我优中选优。之后我选了位于波士顿的一个医院的专家A教授。服务机构很快地翻译了资料,不到10天就约到了美国专家,鉴于之前我们出国演出有十年赴美签证,东西弄好,联系好医院医生就可以立即赴美了!

到达美国的第三天我就见到了医生,老美说话做事都很爽快不拖泥带水,但又不失谨慎。说实话,在美国治病跟国内比,明显的不同就是整个医院的气氛不一样,国内的医生也好,护士也罢包括病人,都是一副异常严肃、不耐烦的样子。但是在美国,大家似乎都像我一样,是来“度假”的!连我的主治医生A教授都说:他接诊的中国癌症患者之中,只有我是跟他们美国人对待癌症的态度比较接近。我跟几个朋友开玩笑说:兴许老美得癌得的比较多,皮实了,无所谓了,反正医院条件也好,就当是给灵魂放个假,化疗一通,癌细胞控制住了之后回去该干啥干啥。其实也真的是如此,老美觉得即使癌细胞呆在体内也无所谓,反正只要稳定不发展就好,相安无事,互不侵犯。

在美国,医生给我用了名为阿法替尼的靶向药物,中国尚未上市。在这里真心想呼吁一下,社会能够对癌症病人多些关注,加快救命药的上市进程。出国看病一个月的治疗,我的情况有所好转,虽然不是大幅度地变化,但是病情基本上被很好地控制住了,肿瘤开始缩小。我对于药物的副作用反应不是很大,比起忍受化疗药物的副作用,靶向药物的副作用已经非常小了。其实,最让我接受不了的反而是饮食,不能跟朋友去痛痛快快地涮羊肉火锅、吃川菜,简直受不了。跟主治医生开玩笑说,欢迎他来中国,我请他去涮火锅!A教授非常开心的回应:Wonderful!

三个月后的复诊,主治医生告诉我可以回国了,后续的治疗在国内进行,至于后续药物的问题,他已经帮我联系了香港医院的一位医生,我之后的复诊问题也可以在香港解决!回国之前我又去了一趟纽约时代广场,我跟乐队的朋友们曾经在那里演出过,我站在纽约的街头给大家通视频,告诉他们“准备下一次的电音节,纽约的演出我必须参加!”

区区一个癌症而已,怎么能为了一个癌症放弃自己的梦想!音乐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