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森癌症中心 EBV相关肿瘤的发生与环境有关

发布日期:2017-10-04

如同局部炎症,在HL组织中能检测到多种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包括IL-5、IL-6、IL-10、TGF、GM-CSF和TNF-p。这些细胞因子介导恶性肿瘤细胞,和炎性浸润分子的相互作用,从而有利于肿瘤细胞的增殖、发展和存活。肿瘤细胞和基质细胞组成性激活转录因子如NF-kB、STATs,从而诱导炎性因子和趋化因子的产生。

安德森癌症中心转诊机构爱诺美康,原癌蛋白EBV LAMP1活化转录因子,促使RS细胞的炎性细胞因子的分泌和生长因子受体如CD30、CD4和C-MET在RS细胞中表达上调。鼻咽癌(NPC)也是与EBV相关的肿瘤。因其具有炎症样微环境的组织学特征,其又被命名为淋巴上皮癌。NPC具有炎性浸润和细胞核形态、改变的组织病理学特征。


NPC组织中的主要浸润的淋巴细胞是CD3+T细胞,同时伴有CD4/CD8组成的变化,同时NPC组织中也存在B细胞、单核细胞、粒细胞和其他间充质细胞。不同于淋巴细胞的常规抗肿瘤作用,这些免疫细胞有利于NPC的发展。例如,免疫细胞产生的细胞因子可以作为肿瘤细胞的生长因子;T细胞借助细胞膜受体和配体(CD40/CD40配体)的相互作用促进NPC细胞的存活。

多种证据支持这一观点。病毒的两种蛋白LMP1和Zta诱导NPC肿瘤组织产生,导致大量免疫细胞浸润。Zta主要上调IL-8的表达,LMP1诱导产生更加广谱的趋化因子,趋化T细胞迁移。同时LMP1和Zta还能够通过上调其他细胞因子(IL-6)和转录因子(如NF-kB、Egr-1)的表达,促使炎症样微环境的形成。具有纺锤形细胞核的NPC亚型细胞,发生上皮样细胞到间质细胞的转变(EMT),具有高转移能力。除了鼻咽部,淋巴上皮癌还可以出现在唾液腺、肺、胃和胸腺。

有趣的是,NPC的出现经常伴随着EBV感染,EBV潜伏期膜蛋白LMP1和LMP2A,能够减少上皮细胞分化并且诱导产生EMT转变。这表明EBV是造成细胞核呈现“未分化”或EMT样组织病理学特征的常见病因。因此,EBV在淋巴上皮癌的病理形态发生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

内部压力和外部刺激,导致的细胞应激是EBV再激活,或病毒癌基因表达的重要诱导因素。例如,氧化应激和DNA损伤能够诱导EBV繁殖期基因的表达。一些化学致癌物质也可以促使EBV再激活,因此,这些化学物质是EBV相关癌症如NPC和BL的危险因素。安德森癌症中心转诊机构爱诺美康,EBV的裂解性感染和致癌物质,共同作用促进了NPC细胞的氧化应激、基因组不稳定性和恶 性表型的产生,这些表明EBV相关肿瘤的发生与环境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