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医疗套路 患者在国外适用吗?

发布日期:2017-05-09

当前中国的医疗卫生事业正处在快速发展阶段,阶段性成果喜人,但是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以至于影响了正常的医疗秩序。近年来,出国看病人数明显增加,也从侧面说明了我国医疗事业无论是在技术、药品、设备,还是在服务方面都有了很大的进步提升。

美国医院方面,美国大型医院大多设有国际患者接待办公室,甚至有懂中文的雇员提供流程指导等服务,如果患者或家属英文良好,只要按规定提交所需的转诊中英文病历、注册登记表、护照信息等均可自由申请,美国医院对前来就诊的国际患者没有设置特定的门槛。所谓的只能通过某个或某几个机构才能预约的说法,完全是一种浅陋的市场宣传罢了。既然美国医院欢迎患者自己申请,那么所有的服务机构所做的工作都是辅助患者办理,在美国医院平等规则与制度面前,没有任何个人或相应服务机构享有所谓的特权。

目前,国内有需求的人数成倍增长,很多有意出国的患者不禁担忧,在国内医院看病套路重重,那么出国看病是不是也有这些套路呢?

寻求专家诊断需半夜起床排队

在国内,看病难主要表现在专家号“一号难求”。由于医疗资源的分配不均,很多病人为了寻求更好的治疗,纷纷涌上大城市的三甲医院,找知名的专家看病,这也就形成了专家号有限与患者人数众多之间的矛盾。很多患者为了找某个知名的专家看病,不得不半夜起床去医院排队,一些买不到专家号的患者只能高价从号贩子那里购买。

在美国,去医院看病采取的是预约制,病人只需要在约定的时间到达医院即可见到医生。约见医生最好是提前到达,如果患者迟到太久,将会被取消预约,只能重新进入预约程序。那么,美国大医院的专家会不会很难预约呢?美国的医疗体系相对发达,医疗资源的分布也比较均衡,各州的医院基本都能够满足美国公民的就医需求,跨地区就诊的情况并不常见。美国医院并没有中国医院人潮涌动的情况,它更像酒店,有沙发、咖啡、水果、甚至还有钢琴。

医生不收红包就不认真治病

在国内,很多人去医院看病都会有这样的想法:是不是要给医生准备红包?特别是需要手术的患者,更会想办法给医生塞红包,希望医生尽心尽力的治疗。尽管塞红包对治疗并没有起到什么很好的效果,但是如果医生不收礼,那患者的家人肯定会认为这个医生不会尽力,不会给病患提供更好的服务。虽然国家明文规定医生不能收红包,医院也是三令五申,但是患者自己并不买账,还是一如既往地给医生偷偷塞红包,屡禁不止。

在美国,为了保护病人和防范联邦医保的欺诈和滥用,美国制定了联邦反回扣法。该法律规定,对于任何人收取或支付价值利益以不正当手段获取联邦医保的医疗服务费用,将以刑事犯罪起诉,最高判五年徒刑,刑事罚款2.5美元,行政罚款5万美元,并永远剔除出任何联邦医保计划。对于接受患者红包的医生还可能会被吊销行医资格证书。曾有出国看病的患者给美国医生1000美元红包,直接“吓”到了医生,医生连忙叫来了国际部工作人员教育该患者。

一言不合就转科室

重大疾病的治疗很复杂,在国内经常会出现频繁转科室的情况,病人就像皮球被医院各科室踢来踢去,一进外科就开刀、一进内科就化疗,治疗方案也是不停的变换,甚至出现内科、外科、放疗科给出了不同的方案,让不懂医学的患者自己来选择。多学科会诊并不常见,医生关注疾病本身,对治疗副作用,病人的就医体验就相对忽视。

出国后的患者可能都会有一种感觉,在医生初步看诊后不会立即给出治疗方案,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在美国,治疗方案的确定通常不会由一个医生制定,而是专家们共同会诊的结果。在美国很多医院每个星期都会举行多学科会诊,由内科、外科、影像、病理和放疗等多个科室的医生共同商讨患者的综合治疗方案,这样能最大程度的降低误诊率,同时减轻患者的痛苦。


一言不合就医闹

在国内,医闹的现象很常见,一部分医闹是因为医院的误诊、责任的不明确、对患者的情绪疏导及服务不到位;还有一部分医闹是医院和医生不能积极维权,特别是经过一些媒体对医闹的宣扬,医院为了防止扩大不良影响,采取赔钱的方式息事宁人。这种处事方式,导致了某些人不走正常的申诉渠道,甚至不分青红皂白,以从医院获得赔偿为目的组织医闹,甚至出现了专门的医闹群体。

据了解,美国看病对医闹的态度是零容忍。医院配有持枪警察,在察觉患者的行为可能威胁到医护人员,或者其他患者生命安全时,警察会立即采取措施,不排除直接开枪的可能,即使没有产生恶劣的后果,也可能面临严重的诉讼。患者不必担心国外有医闹的现象会影响正常的就医程序,同时患者如果在国外就诊出现了问题,应该走正常的维权渠道。

专注重大疾病的服务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很多经爱诺美康转诊的患者不仅获得了良好的治疗,而且获得了良好的就医服务;甚至很多患者会担忧出国也会存在某些就医的套路,这种担心是完全不必要的,如果说真有套路,那就是要按规矩行事,遵从医嘱接受治疗,出国看病也要走正常的程序去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