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就医 肝细胞癌被认为是相对化疗难治性肿瘤

发布日期:2017-05-09

肝癌是对放射非常敏感的肿瘤,但肝癌位于一个对放射线非常敏感的器官,正常肝脏只能耐受20Gy。放疗(RT)的主要缺点是正常肝脏对放射线耐受性差和肿瘤难以定位。然而,可以给予安全和有效的剂量来缓解疼痛。出国就医服务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随着三维适形放疗技术的发展,更精确的靶向放疗[调强放疗和影像学引导的方法,包括立体定向放射治疗(SBRT)]可以更安全地用于肝脏肿瘤部位,并有较低的肝脏毒性。

然而,迄今没有研究证明其对生存是否有影响。SBRT似乎是最适用于不可切除或拒绝手术的小肝癌患者。对于这部分患者,目前还不清楚SBRT相比RFA是否更有效或毒性更低。如果可行,对于大肝癌及相关门静脉栓塞的患者,质子束照射可能是一种合理的治疗方法。

选择性内照射

如碘-131(mI)标记的碘油或钇-^fY)标记的玻璃微球通过肝动脉选择性地输送至肿瘤。早期的报告显示,这个过程是安全的,可引起不可切除肝癌患者的客观缓解。然而,没有研究证明其对生存的影响,对于这种治疗的应用并没有达成共识。

放疗与TACE适应证有明显的重叠;目前尚不清楚应该如何选择一种技术而不选择另一种技术。—种放射栓塞可能优于TACE的临床场景是:在其他方面适合TACE治疗但又有门静脉或其分支栓塞的患者。

化疗

(1)对于处于晚期不可切除的疾病、不适于局部区域治疗的患者,给予全身治疗是合适的。出国就医服务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肝细胞癌被认为是相对化疗难治性肿瘤,这可能部分是由于耐药基因的表达率高造成的,包括P-糖蛋白、谷胱甘肽-S-转移酶、热休克蛋白和P53基因突变。

(2)单药化疗的有效率为15%~30%,联合化疗的有效率可提高至20%~35%。顺钼和蒽环类药物联合被研究得最广泛,但是仍没有适于该病的推荐方案。尽管客观有效有偶尔完全缓解,但所有研究的中位生存期均较短(4~11个月),除外化疗后尝试手术切除或移植的患者。

(3)干扰素-α(IFN-α和化学免疫治疗:到目前为止,化疗联合IFN-α未能在三个随机对照试验中显示出一致的应答。

(4)PIAF方案(静脉注射顺铀、重组干扰素-α2b、多柔比星和氟尿嘧啶)在50例不可切除的来自香港的患者中的客观有效率为50%,但对比多柔比星未能显示出优势。因此,PIAF方案在治疗无法手术切除肝癌中的地位仍然不确定。

分子靶向

(1)索拉非尼(一种多激酶抑制剂,具有抗血管生成、促凋亡特性)耐受性好,是第一个被证实当与安慰剂/支持疗法比较时,在统计学上显著改善晚期HCC患者总生存(0S)的药物。索拉非尼治疗患者的0S(10.7个月vs.7.9个月;HR=0.69;P=0.0006)、疾病进展时间(5.5个月奶.2.8个月;只11=0.58;P=0.000007)均显著延长。这种疗效有临床意义,并且奠定了索拉非尼作为晚期HCC—线治疗方案的地位。在本研究中,腹泻和手足皮肤反应是最显著的3〜4级不良反应。

(2)索拉非尼也与潜在致命的肝毒性相关,主要特征是损害肝细胞,伴有肝转氨酶显著升高。索拉非尼与多柔比星联合也显示出了令人鼓舞的结果。目前有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评估该联合对生存的影响。虽有索拉非尼被批准用于本病,在随后的研究中,没有其他分子靶向药物被证实有效。

已被批准的药物

1)贝伐珠单抗[安维汀,一种针对血管内皮生长因子的单克隆抗体(MoAb)],在HCC仅有适度的单药活性。在一项II期临床试验中,已显示其在无转移的肝癌患者的疗效,但此时还不能作为标准治疗方案。贝伐珠单抗与多种化疗药物联合也被评估疗效,包括吉西他滨和奥沙利销(GEM0X),以及卡培他滨和奥沙利铂(CAP0X)。虽已初现疗效,但迄今没有可行的M期临床数据,而且贝伐珠单抗的应用应该限制在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中。

2)出国就医服务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舒尼替尼是一种口服有活性的多激酶抑制剂、靶向多种血管生成蛋白,除了血管内皮细胞生长因子受体(VEGFR)之外,还包括血小板衍生的生长因子受体、KIT、RET和FLT3。尽管在一项II期试验中显示出一定疗效,但在一项与索拉非尼相比较的随机Ⅲ期试验中,其在晚期HCC的初始全身治疗中显示疗效较差、毒性较高。

3)布立尼布(brivanib)是VEGFR和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的强有力的选择性抑制剂。在晚期HCC的二线治疗中,它显示出令人鼓舞的活性,但一项关键的Ⅲ期临床试验中证实为阴性。

4)出国就医服务机构爱诺美康介绍到,厄洛替尼(特罗凯)是一种EGFR的特异性小分子抑制剂,被认为是在HCC细胞内信号传导的重要抑制剂,至今在临床试验中的疗效有限。

5)西妥昔单抗(爱必妥)是一种结合EGFR的单克隆抗体,但在HCC中没有证明任何单药活性。

6)依维莫司(Afinitor,飞尼妥)是一种哺乳动物西罗莫司靶蛋白抑制剂,在一项大型Ⅱ期临床试验中作为晚期HCC的二线治疗方案,作为单药显示是有希望的,但最近的一项Ⅲ期注册研究,在索拉非尼治疗失败后,没有达到生存改善的终点。

7)Tivantinib是间质-上皮细胞转化受体的选择性抑制剂,在HCC患者的一项I期临床试验中显示出有前途的活性,后期阶段临床试验正在累积。

专注重大疾病的服务机构爱诺美康CEO陈博士介绍说:公司自成立以来,始终专注于为肿瘤、神经、心脏等严肃疾病患者提供全程无外包的完善服务。目前我们已经转诊了超过200种类型的癌症患者,约70%治疗方案被改变,很多患者获得了缓解,因此建议有条件的重大疾病的患者可以考虑出国就医,毕竟多一份选择就多一份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