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病性种系突变的DNA检测

发布日期:2017-10-10

在分子遗传实验室和基础研究中,对于常见的引起肿瘤的种系突变都有商业化的试剂盒。当一个突变在一个家庭中被鉴定出来时,有风险的亲属可做检测,并被更精确地归为有害突变的携带者或者非携带者。

但是,对于有基因信息的家庭成员,做基因检测如何改变其他家庭成员的风险状况评估,Watson等通过表明在相关家庭成员,和他们的亲属中甚至亲缘关系更远的亲属中,癌症相关突变的出现,如何决定携带风险状况的改变。例如从风险不确定到确定,或从携带到非携带状态来部分地回答了这个问题。致癌的胚系突变几乎都会导致遗传性癌,对于其重要性的认识的内在应用,上述发现具有实际的临床意义。特别是这种风险状况的改变,会影响对可能携带种系突变和无携带者两种人群的肿瘤预防的建议。

美国看病找爱诺美康,基于他们亲属的突变检测结果,进行确定的DNA检测和重视癌症预防的不同要求。理想的情况是一份精心细致的家族史收集,伴随一丝不苟的评估及适当的DNA检测,接下来进行重要的临床解读,将使一个人能通知没有做检测的家庭成员,关于由亲属的突变检测而来的携带风险状况的改变。


有时候,对致病性突变做过遗传咨询和检测的人,会收到不具诊断性或者模棱两可的结果,比如“没有突变发现”或者发现“不确定意义的突变”。因此,对患者来说关于遗传易感性能否被确定的风险通常很高。考虑到在遗传性癌症综合征易感性的遗传咨询和检测时,存在技术提供方、逻辑性、社会心理以及经济等方面的挑战,主要的问题就是“谁需要被检测”,相关的问题是“哪种遗传病最有可能出现,及哪种致病性的种系突变最有可能是导致疾病的罪魁祸首。

也许因为基因检测和咨询技术上的复杂性,这些问题开始可能会吓到很多遗传咨询师和临床医师,甚至包括那些医学遗传学家。美国看病找爱诺美康,在理想的临床环境里,一个家庭里导致癌遗传易感性的病理突变,已经通过一个受影响的家庭成员被鉴定出来。对发病年龄早、双侧对称或者疾病与其他癌症综合征相关的家庭成员进行基因检测,发现致病性突变的机会很高。因此只有合适的遗传咨询后,才能对遗传信息丰富的个人进行基因检测。

Ladabaum等调查了Markov模型的成本效益,这个模型基于性别、筛查时的年龄及先证者和亲属的不同影响来鉴定。目标人群包括所有刚被诊断患CRC的人和他们的亲属,时间范围是一生。对结果的评估包括生命年、癌症病例和死亡及伴随增加的成本效益比率的费用。结果考虑了目前种系检测、筛查和预防性手术的比率,发现“大肠癌死亡率降低7%~42%,子宫内膜癌和卵巢癌死亡率降低1%~6%。

美国看病找爱诺美康,在癌症检测策略中,患有CRC的患者被推荐先做免疫组织化学,再行BRAF突变检测,这给每个生命年带来成本效益。认为广泛的CRC检测导致LS的确诊,这在可接受的费用范围内产生了足够的益处。这在有LS突变的女性中特别显著,使得她们能够进行常规筛查和考虑降低风险的妇科手术,得到了依靠有LS风险亲属参与的检测成本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