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新辅助化疗

发布日期:2017-06-19

所谓新辅助化疗,即在正式手术和放疗之前进行辅助治疗。因为应用新辅助化疗后乳腺癌患者对全身性治疗的客观反应率超过75%,许多患者可以被“降期”从而可能适合保乳治疗。但是,相比于在术后使用相同的药物治疗,新辅助化疗不能改善总生存。新辅助化疗后达到病理学完全缓解的患者预后良好。新辅助化疗还为新药疗效的评估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例如,第二种HER2抗体,帕妥珠单抗,已经被证明在其联合曲妥珠单抗的新辅助化疗时可以提供额外的益处。


其他正在研究的辅助治疗包括紫杉醇类药物的使用,例如紫杉醇和多西他赛,以及基于药代动力学和生物学模型制订的治疗方法。在这些方法中,大剂量的单药在相对剂量强化性周期化疗方案中都是分开使用的。接受多柔比星-环磷酰胺4个周期后再进行4个周期的紫杉醇治疗的淋巴结阳性患者,特别是雌激素受体阴性的患者,比单独接受多柔比星-环磷酰胺治疗的患者在生存上有更大的改善。此外,对相同的药物在同等剂量下更频繁地间隔使用(例如,相比标准的每3周一次,每2周一次使用细胞因子支持)更有效。在25%的HER2/neu过表达的女性患者中,曲妥珠单抗与紫杉醇类药物同时使用并在化疗结束后持续使用1年可以显著改善生存。虽然长期随访是重要的,但这种方法已经是多数HER2/neu阳性乳腺癌女性的标准疗法。短期和长期的心脏毒性是一个问题,目前正在寻找一种不含蒽环类的有效化疗方案。更大剂量的治疗联合干细胞移植在辅助治疗的研究中尚未被证实比标准剂量的治疗有更大的益处,故不应该作为常规应用。

有许多有趣的治疗方法已经接近实际应用,这方面的研究值得关注。像拉帕替尼这样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以及如帕妥珠单抗等新型HER2抗体是非常值得期待的。最后,如下章节所描述的,一种作用于DNA修复通路的新型药物,即多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剂,很可能对基因突变或者在病因学上DNA修复通路中有相似缺陷的乳腺癌中有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