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乳腺癌的遗传因素

发布日期:2017-06-19

乳腺癌是由乳腺导管或小叶上皮细胞的恶性增生 所致。2014年,美国新发浸润性乳腺癌患者约18万, 约4万人死于该病。此外,约有2000名男性诊断为乳 腺癌。乳腺上皮的恶性肿瘤是女性最常见的肿瘤死亡 原因(除了皮肤肿瘤),约占女性所有恶性肿瘤死亡原 因的1/3。由于治疗方法和早期诊断水平的提高,美 国的乳腺癌死亡率已经明显下降。本章节将重点介绍 乳腺上皮细胞恶性肿瘤,不涉及如肉瘤、淋巴瘤等其 他罕见乳腺恶性肿瘤。


遗传因素

人类乳腺癌是一种克隆性的疾病;是单一转化细 胞--由一系列胚系细胞突变或后天获得的体系 细胞突变的结果--最终表现出完全的恶性增殖的潜 能。因此,乳腺癌可能已经以非浸润性疾病或浸润性 但非转移性疾病的状态在体内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 以上事实对于临床分型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大约不到10 %的人类乳腺癌直接与胚系突变相 关。多种基因已经被发现与家族性病例有关。Li- Fraumeni综合征是由于携带了一个抑癌基因的胚 系突变,导致乳腺癌、骨肉瘤和其他恶性肿瘤的发病 风险升高。PTE/V基因的胚系突变同样也在乳腺癌病 例中被报道过。

另一个肿瘤抑癌基因,定位于染色体 17q21;该基因编码一个锌指蛋白,该蛋白产物作为转 录因子参与基因修复。女性若从父母其中一方遗传得 到该基因的一个突变的等位基因,至少有60%?80% 的终身乳腺癌和33%的卵巢癌的发病风险。1940年以 后出生的女性发生这两类肿瘤的风险更高,可能是因 为激素水平升高的原因。BRCVU基因胚系突变的男性 携带者发生前列腺癌和乳腺癌的风险升高。第四个基因定位于染色体13ql2,同样也可以增加男 性和女性乳腺癌的发病风险。

目前和基因的胚系突变检测技术 已经非常成熟;这两个基因的突变携带者应该进行适 当的遗传咨询。有明显乳腺癌家族史的女性应该被告 知参与基因检测项目的必要性,特别是德裔犹太人。 德裔犹太人有很大的可能性携带一个始祖突 变(185位腺嘌呤被鸟嘌呤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