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好的机构,才有好的效果

发布日期:2017-04-17

美国看病前国内治疗:

廖女士,78岁,2017-1-23查CT提示左肾区多发软组织占位。2017-2-3国内知名肿瘤医院PET-CT提示:左肾及左肾上腺区病灶代谢活跃,考虑恶性病变,双侧膈脚后(包括T11/12左侧椎间孔)、腹主动脉旁及左髂总血管旁多个淋巴结代谢活跃;左侧胸膜数个结节代谢活跃,考虑转移。2017-2-3 PET显示左肾及左肾上腺区病灶代谢活跃,考虑恶性病变,侵犯范围如上述:双侧膈脚后(包括T11/12左侧椎间孔)、腹主动脉旁及左髂总血管旁多个淋巴结代谢活跃,左侧胸膜数个结节代谢活跃,考虑转移;左侧胸腔少量积液。2017-2-9行病理活检提示:倾向肾细胞癌。患者家属有意让母亲出国看病接受最好的治疗。

患者在对比了大大小小的美国看病机构后,选择了专注重大疾病的服务机构爱诺美康。问及原因,其家属回忆说,一家在广州的公司闻及他们有意出国后,一个劲强调美国各种优势,手术如何如何无创、术后靶向药如何如何众多、他们有特别多肾癌案例等等,听起来激动人心,但没有任何针对廖女士病情的咨询,这种销售式的“夸夸其谈式”咨询让家属极其反感。

在咨询爱诺美康时,陈博士仔细分析了病情,他没有谈及任何美国的优势,而是从病人的健康角度分析,患者目前诊断肾癌,尽管不是早期,但是对于肾癌,国际通行的做法是做减瘤手术,术后再给予靶向或免疫治疗。而且从患者的现状,以及办理美国看病需要4周来看,建议患者在国内马上手术,术后看身体状况再行决定。陈博士事后回忆说“任何的美国优势都不能与时间相抗衡,负责任的医生或机构不会拿患者的生命去博取虚拟的希望”。家属说当时陈博士的这种踏实、为患者考虑的专业性与医德直接打动了他们,事实上,在寻找美国看病机构时,他们国内的主治医生已经建议手术减瘤,当时他们正纠结是否出国去做手术。陈博士的解答让他们释怀了。

之后10天,也就是2017-2-23在国内行左肾癌根治术+腹膜后肿瘤切除+肠粘连松解术,手术顺利。术后病理提示:肾细胞癌,考虑为透明细胞性肾细胞癌。


术后国内专家推荐PD-1药物治疗,也有专家建议PD-1联合阿西替尼治疗,还有一些专家则建议多吉美治疗,患者家属无所适从,直接委托爱诺美康去美国看病。在出国前的等待日子里,患者希望听取如何治疗的建议。作为机构,爱诺美康不能给出治疗建议。但是爱诺美康查询了美国临床试验官网,告诉患者PD-1联合阿西替尼目前在美国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并没有被批准,效果不确切。最终患者家属没有选择PD-1联合阿西替尼治疗。

爱诺美康在整理翻译了患者病情资料、为患者推荐并预约了美国肾癌NCCN指南的T教授。术后一个月,患者顺利前往美国。在爱诺美康当地医学翻译赵医生的陪同下就医。在注册登记时,预约时提供的中国病理切片,美国进行了复核,否定了国内肾透明细胞癌的诊断,考虑是乳头状肾细胞癌和小管癌。


在第二天面见T教授时,T教授给出了用阿西替尼的治疗方案。同时强调如果阿西替尼无效后再使用PD-1药物,如果PD-1再次无效,再使用卡博替尼。不仅给了现在治疗方案,还会给出下一步的方案,这样极大增强了患者战胜疾病的信心。


美国看病行业由于没有法律法规,一些机构为了商业利益,夸大国外医疗的优势,隐瞒美国看病的弊端,不考虑患者病情敦促患者尽快出国,反而耽误了患者最佳治疗时机。陈博士坦言,因为有着既往20年的从医经历,始终铭记自己的博士导师告诫自己的箴言“医者仁心”,他说自己可能并不是一个好的商人,为此拒绝了很多的“送上门”的生意,但他仍然坚持认为尽管是个咨询服务行业,但因为涉及生命,必须这样坚持。安德森癌症中心一名医院管理人员曾说道:“由于国外花费很大,很多癌症患者就认为他们能够治愈,但癌症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很多时候安德森癌症中心也无能为力。”因此建议患者在面对去美国看病的选择时,保持冷静,详细了解利弊与风险,尽量对比2-3个,优中选优选择靠谱可信赖的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