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副总患癌赴美就医经历

发布日期:2017-03-08

欧阳女士现年55岁,毕业于美国西北大学,风险投资公司COO。2013年8月诊断为宫颈鳞癌,分期为IIB期。在诊断为癌症后当时就考虑赴美就医,由于公司项目问题无法脱身,耽搁了时间,最后选择了在北京三甲医院治疗,国内专家给予顺铂化疗4次,之后给予放疗后,病情稳定。2014年底复查PET-CT提示盆腔肿瘤复发,国内建议用顺铂与紫杉醇化疗。仅仅1年就出现复发,欧阳女士对国内的治疗有些失望,她也有点抗拒化疗了。

在与丈夫商量后,决定赴美就医。尽管有多年前留学美国的经历,英文良好,但出于节约时间的考虑,决定委托机构办理,并决定亲自考察、选择3个机构进行对比,经过网络查询,分别找到了位于北京、上海、深圳的三家机构。

北京一家赴美就医机构在听说欧阳女士不想化疗后,其医生剖不急待的介绍了美国的质子放疗、基因检测、靶向药物等优势,并称有大量宫颈癌患者在赴美就医后获得了缓解;尽管欧阳女士是MBA出身,但生病期间也看了大量的美国医院关于宫颈癌的资料,她了解到对于宫颈癌,目前美国医生并不推荐进行基因检测;她也通过朋友咨询过上海质子中心的负责人,进行过放疗的患者并不适合质子放疗,因此这种不考虑病情,销售式的宣传让她直接pass掉了这个机构。

上海的一家赴美就医机构,其咨询人员在听了欧阳女士的介绍后,极力劝说去美国的一家医院,并说这家医院非常好,其公司在当地有分公司、有公寓。尽管之前欧阳女士也了解到他们介绍的医院在美国也很有名,但宫颈癌是否是最佳选择呢?

之所以最后决定选择深圳的爱诺美康,欧阳女士说很简单:公司的负责人是医学博士,为病人着想,不逐利;始终专注重大疾病。陈浩凡博士在仔细看了欧阳女士的病历,从医生的角度分析赴美就医的利弊,并且告诉她盆腔复发是多发的,不适合质子放疗,且1年之前已经做过放疗,再次赴美做放疗的可能性不大。宫颈癌目前美国尚没有靶向药物,PD-1免疫疗法也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因此对于她来说,赴美就医还是需要选择化疗。尽管欧阳女士反复表示不想化疗,但陈博士耐心的告诉她,对于她而言最科学的治疗还是化疗。听到这种纯医学而非商业的介绍,欧阳夫妇决定委托他们办理赴美就医。

她们夫妇二人有美国绿卡,陈博士帮助她撰写了英文转诊病历,并且根据她的病情,在美国排名前五的肿瘤医院中,推荐了三个擅长宫颈癌复发治疗的专家,她们最终选择了S教授,不到2周他们就出发了。在美国第一次见S教授时,详细回顾了病史,各项检查,并充分沟通,了解她的各种顾虑,回答了她所有的问题,并安排了后续的检查,原定40分钟的时间被延长到了80分钟,而医生并没有一丝的不耐烦。

美国S教授在第二次面见患者时,仔细解读了已经做的影像等检查,并告诉欧阳女士尽管最常用的标准化疗方案为顺铂和紫杉醇,但根据欧阳女士先前已经接受了大量的放疗,因此化疗的方案需要调整为:顺铂和健泽,同时强调剂量需要减少30%。关于欧阳女士提及的基因检测,S教授明确说,宫颈癌的靶向治疗仍处于探索阶段,但目前疗效等均未获得确认。

在美国治疗了4个月后,经过复查,盆腔的多发转移灶已经减少到只有1个,并且比较稳定。S教授高兴的告诉她可以回国定期复查了,问及是否可以继续工作,S教授一脸诧异的说“why not”,随后嘱咐她只是不要熬夜、过分劳累即可。

2017年2月,爱诺美康和美国医生都收到了来自欧阳女士的鲜花,回国1年半了,病情非常稳定,欧阳女士并且开玩笑的说:“从商业角度讲,我想投资爱诺美康;但从患者本身角度,我不能投资。我希望所有类似重症患者在遇到治疗瓶颈时,能够有一个值得信赖的伙伴,而不是逐利的商业性赴美就医机构。”